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客服,或致电UESS-010-53518789,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UESS在美地区专属管理员可以直接对接学生、家长、机构,学生住家,学校以及UESS各办事机构。学生在美期间有任何问题,包括紧急情况,学校都可以24小时联系管理员处理解决。同时,UESS在美管理员都有多年多年在美生活经历,对当地情况都非常了解,可以妥帖恰当的紧急情况发生时代学生家长来招呼孩子。

当穷人开始购买奢侈品,富人却在成为有抱负阶层Aspirational Class!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2-23 16:51作者:admin来源:本站

  在任何一个时代,富人都需要给自己带上一种标签,从而维系在社会上的地位,既不能脱离这个圈层,也不能让别人随便闯进来这个圈层。

  所以富人总要用一种穷人无法实现的放松来标榜自己身份,比如以前他们佩戴高贵的首饰,拎着各种奢侈品。曾经,女士的香奈儿、爱马仕、Christian Louboutin红底鞋,男士的奔驰、宝马、奥迪,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是有钱人。

  这就是所谓“炫耀性消费”,这是一百年前韦伯伦的理论,比如你要戴一块特别贵的名表,显然不是为了看时间,而是为了向人炫耀,彰显经济地位。

  炫耀型消费已过时

  经济学家Veblen对“炫耀性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的解读——人们将物质消费当作衡量社会地位与身份的标准。

  比如,使用银器,曾在欧洲被看作上流社会的象征。游艇和带有全套智能安保系统的度假别墅,一度是欧美富人的标配。放到现如今的国内,似乎女士的特殊皮质爱马仕铂金包,男士的奔驰s级轿车和白手套司机,被看作是有钱有地位的符号。

  当年客厅里银器,如今衣帽间的铂金包,车库里的s600,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是有钱人。它们都属于Veblen理论中的炫耀性消费品。

  但为什么现在说这种“炫耀性消费“在美国社会终结了呢?

  一切要归咎于20世纪的大规模生产经济,制造业大量外包给中国导致随处可见Made in China的标签,以及对新兴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市场的开发,使得原本一件难求的“奢侈品”成为了不难获得的“商品”。

  在美国,一些普通或过季款式的gucci, fendi包,ferragamo皮鞋,在打折季时像白菜萝卜一样被堆在货架上。或者你去中国游客钟爱的奥特莱斯看看,那里终年陈列着平价的名牌商品。

  美国女大学生不用“借贷”就能买苹果手机,不是因为她们更富裕或者更聪明,只是因为新款苹果手机可以以299美元的首付,每月话费外加40美元,一年内还清全款的政策轻松获得。

  不仅苹果手机可以贷款,价值十多万美元高级车辆的租赁方案,也让普通人有了开好车的机会。我在美国的同事有一辆路虎揽胜,付过2000美金的首付后,每月只需再缴纳800美金的月租。3年使用期到,他可以选择付清剩下的5万美金,获得这辆路虎车的所有权,也可以退还给车行。

  这是所谓的消费平民化。

  然而,平民化显然破坏了特殊性。

  当大部分中产与精英阶层都能购买名牌包与高档汽车,都能支付去欧洲度假,或者巴哈马游轮旅行的费用时,他们看上去,没有区别。

  精英阶层们感到了不安,他们迫切需要用新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优势。

  在讨论精英阶层的“新手段”之前,我们来弄清一个问题,究竟是谁处于美国社会金字塔尖上的精英阶层?

  根据07年的调查数据,《纽约时报》总结,进入美国社会前1%的门槛是年收入38万美元,但如果按净资产计算,你需要拥有至少840万美元的资产进入这个阶层。

  根据《Business Insider》15年时的数据,在纽约,需要年收入达到60万美元方可跻身城市的1%。在三藩,需要达到55万美元。在波士顿,需要达到52万美元。

  他们是医生,是集团律师,是对冲基金的管理人。

  从07年到17年这10年期间,这一群人的消费习惯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数据显示,美国精英阶层花费在物质上的钱明显减少,普通中产阶层保持稳定。

  那么,精英阶层们把钱都花去哪儿了?

  在那些你看不见的地方,比方说教育

  2017年,美国前1%的人在教育上的投入,比20年前增加了3.5倍;而普通中产阶级花在教育上的钱,则基本没有任何增长。

  前1%的人,在教育上的投入占家庭年收入的6%,是他们最大的一笔开销;而普通中产阶级的教育投入则只占家庭年收入的1%。

  美国私立小学的平均学费是10000美金左右一年,私立高中是15000美金左右一年,绝对高过当季款的大牌手袋。教育投入显然不属于炫耀性消费,甚至不是物质层面上的消费。它是无形的,长期的,但也是最昂贵的,普通中产无法支付的。

  这还只是比例,考虑到两个阶层年收入的巨大差异,他们各自花在教育上的绝对金额,可能相差多达几十倍。

  除了教育,还有养老、医疗——所有这些花费,都有别于物质消费,是无形的非物质消费,也是非炫耀性消费。

  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消费的目的不再是用于炫耀,而是用于对自己和孩子的长期投入,是为了增强综合竞争力,确保自己和下一代人能够在中上阶层稳定下来,立于不败之地。

  这些非炫耀性消费,外人不一定能看到,但是它们所需要的钱,要比一个大牌包包或者一块名表多得多,所以是无形的消费,也是最昂贵的消费。

  但是最终,它们的效果是会显现出来的。

  你可能很难从一个人的外表打扮,一眼看出他所处的社会阶层——大家用着一样的iPhone手机和苹果电脑,穿一样品牌的衣服,用同样的手表、包包和化妆品。

  甚至有可能,有钱人用的包包还普通一点,可能只是订阅《纽约客》杂志所附送的环保袋,上面还打着杂志的logo。

  但是,只要一和他们开口交谈,你就能马上做出判断——

  比如,看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是《纽约客》或者《经济学人》杂志,还是贾斯汀·比伯的八卦,或者热播的脑残电视剧?

  非炫耀性消费不一定都要花很多钱,订一年《纽约客》杂志不过是一两百美元而已。

  可是,能随口引用《纽约客》上的某句话,或者有长期读这本杂志的习惯,能说明很多问题——比如你所接受的教育,比如你的朋友圈子。最终,这些都是一个人所处的社会阶层的体现。

  能够定义和维系一个人阶层的,不再是物质消费,而是精神消费和消费背后的观念。

  我开头提到的那篇文章,把今天美国的中上阶层称为“有抱负阶层”,aspirational class。这个精英阶层满怀抱负,充满上进,不计成本地把钱、把时间投资在自己的未来和孩子身上。

  我在美国的一个发现是,这是一个特别矛盾的社会。

  一方面,大众阶层排斥精英文化,嘲笑知识分子,反智倾向非常严重;可是另一方面,真正的精英阶层,却在无比努力地维持他们的精英地位。

  大街上走的人,通常都是两个极端,要么是特别胖的胖子,要么是身材特别好的人。

  胖的,一般都是中下阶层的人,他们安于现状,喝可乐,爱看垃圾电视节目,爱吃快餐薯条和垃圾食品。

  身材好的,则往往家庭背景很好,他们非常自律,吃绿色有机食品,长期健身,最要紧的是非常努力,往往事业越成功的人早上起得越早,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的人非常多。

  到美国的大学里走一走,你会发现越是好的学校里,身材好的、颜值高的,就越多;而与此同时,越是好的学校里,图书馆里通宵读书的学生也越多。

  再看看那些有钱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不管是特朗普的儿女还是比尔·盖茨的女儿,个个都是男神女神范儿,而且还特别上进特别有本事——也就是我上面所说的,“有抱负阶层”。

  “比你好看,比你有钱,还比你更努力”

  这样的例子到处都是。这是美国版的阶层固化,也是美国社会的险恶之处。

  我常常说美国的阶层固化比中国更加严重,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美国社会已经到达高度发展的阶段,他们的中上层精英知道如何维系自己的社会地位,知道如何用自己的努力来封杀其他阶层的上升通道。

  中国社会还没有到达这样一个阶段,我们这里的有钱人还在学习怎么做有钱人,富二代里让我们皱眉的多,让我们佩服的少。

  但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可能还是一件值得庆幸和侥幸的事。

  否则,等到所有的富人和富二代都成了有抱负阶层,那普通人就更没有出头的机会了。

  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在《资本的形式》中提出了文化资本(cultural capital)的概念。文化资本是一种通过教育洗礼,历练而成的个人优势,与生活品味息息相关。建设文化资本就是美国精英阶层们巩固地位。

  奢侈品已经无法让他们有安全感,于是他们停止了普通中产也渐次加入的炫耀性消费行为,转而通过文化资本建设,在自己以及下一代周围构筑起一座坚实的壁垒,将他们与其他人彻底隔离开来。

  这种“隔离”非常微妙,是是否有阅读知名财经杂志的区别,是去超市购买加工食品还是有机蔬果的区别,是有无定期去健身房习惯的区别。

  两个人或许穿着打扮不相上下,甚至普通中产会看起来更加富贵,然而一开口说话,一暴露自己的生活习惯,阶层之分高下立判。

  在美国,订阅《经济学者》等知名杂志,一年只需要几百美元,这不是一笔大的开销,但这是一种意识,也是一个标志,你是什么样的人,有怎样的教育背景与个人素质,决定了你会关注什么样的社会问题。

  作者在文中将精英阶层中这群“充满心机”而又高瞻远瞩,不惜一切代切投入下一代教育,一心搞文化资本建设的人,称为“有抱负阶层(aspirational class)”。

  事实上,这群人离我们并不遥远,在当下的中国,不乏这样的“有抱负阶层”。

  前两天在搜狐教育上读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我加入了个国际学校家长群,然后吓死了!》。说实话,看完我也被吓到了。

  据文章里描述,一些国际学校小升初就要求考托福,小朋友四年级就在背托福单词。有个小朋友在北京一所国际学校,大家问小朋友的妈妈,小朋友是什么英文水平。这个妈妈平静的说,

  “我儿子小学二年级,去美国可以给我当翻译,他在修第二外语,每周会有20小时的第二外语课。”

  我是从高中才开始接触托福单词,大一才开始学习第二外语的。不难想象,二十年后中国的人才竞争,会是怎样一番高手对决。

  更关键的是,写这篇文章的“妈妈”,宝宝才1岁,然而她已经开始做打算。比你有钱有资源的人,还比你更努力,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现在我们国家最富有那群人的下一代受到关注,大多还是因为花花新闻。但可以肯定,未来中国的精英阶层中,会出现越来越多像川普之女Ivanca Trump,巴菲特之子Peter Buffet这样的财富继承人。

  经常听到有人抱怨逆袭很难,但当金字塔尖被这样一群人占领时,才叫真的没有机会。

  好在还没有,我们还可以努力!

  阶层和阶层之间,差的不只是钱

  想起另外一件事,这几年“直播”很火,不少网络女主播在这波热潮中赚得满盆满。她们中有很多之前没读过什么书,或者家庭条件原本非常普通。财富突如其来,大部分人花重金购置行头,把自己打扮成名媛贵妇的样子,好像从此变为了“人上人”。但她们真的实现阶层攀升了吗?

  我听说其中有个女主播,把所有直播赚来的钱花在了去英国留学上。在我看来,她是她们中最有可能真正实现阶层攀升的一个,因为她领悟到了阶层与阶层之间,根本的差距是什么。

  说起中国,很多人在说机会。我理解的机会是,美国的社会制度已经相当完善,既定格局很难再被改变,相比之下,高速发展中的中国反而有更强的社会流动性,以及更多的可能。

  中国和美国国情完全不同,但美国精英阶层们的消费行为依旧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至少它让我们看到,真正的有钱人在做什么,把钱花在什么地方可以让财富保值甚至增值。

  Richard Reeve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StopPretending You’re Not Rich,讲美国阶层固化的严重性,我写了那篇《别再假装你不是有钱人》。但生活中更常见的,是那些咬咬牙去买一只好包,一双名牌鞋子的人。

  这没有什么不对,但你要知道,你与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相差的,真的不是几只包,几双鞋。

  test

  喜欢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加拿大汇金集团主要从事加拿大

  房地产开发、房地产投资买卖、

  高端金融、投资基金、互联网营

  销、电子商务、投资移民、留学

  和国际贸易等开发与服务。

  联系方式 微信 goldmgroup

  网址:

  电邮:info@goldmgroup.com

本月热门美国高中
文章附图

晨曦基督教学院由Robert D. Lindsted 博士于1983年创建,是堪萨斯州最著名的教会学校之一,也是威...

文章附图

伍德斯塔克学院建于1801年至今已有超过210年的历史,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高中之一。学校位于美国富人州康涅狄格州东...

文章附图

蓝带学校堪萨斯州排名前三顶级富人区学校简介独立学院建于1980年,是堪萨斯州3所蓝带学校的其中一所,也是威奇托及其...

文章附图

阿莱玛尼主教高中建于1956年,是洛杉矶郡的一所超级热门校,仅9~12年级就达1500余人,是一般学校的2-3倍...

文章附图

雷克瑞奇学院建于1963年,是克利夫兰西部最好的独立贵族学校。该校无论从硬件、资源、学术、艺术各方面看都绝对是美...

文章附图

西西纳纨念高中建于1953年,是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一所炙手可热的大学预备校。该校的教学宗旨是“以学生为本”,非常...

快速定制服务

快速定制服务

UESS电话:(周一至周五 9:40-18:40)
010-5351878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西区12号楼604室

E-Mail : vivian.yang@uess.cn kinnie.liu@uess.cn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UESS美联高中)是一家专注低龄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作为美国高中留学的先行者之一,致力于为国内广大低龄留学生提供美国私立高中,美国高中留学,美国高中寄宿家庭等服务,想要了解美国高中留学费用,美国高中留学条件等问题,请关注UESS美联高中留学,此外,还为高中留学美国的中学生及家长提供包括美国高中排名等一系列专业的教育管理美国高中留学新闻资讯与服务。
微信关注UESS美高留学
了解更多美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