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客服,或致电UESS-010-53518789,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UESS在美地区专属管理员可以直接对接学生、家长、机构,学生住家,学校以及UESS各办事机构。学生在美期间有任何问题,包括紧急情况,学校都可以24小时联系管理员处理解决。同时,UESS在美管理员都有多年多年在美生活经历,对当地情况都非常了解,可以妥帖恰当的紧急情况发生时代学生家长来招呼孩子。

一个博士老爸的心愿:把孩子都送进藤校!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2-23 16:54作者:admin来源:本站

  导语:拥有藤校情结的老爸煞费苦心地为女儿规划了一条通往藤校的道路,结果他如愿以偿。各位看官要不要效仿,请您自己看着办。

  我女儿非藤校莫属

  丹尼没能等来女儿克里斯汀的哈佛录取通知书,尽管他一直在按照哈佛的轨迹培养她。“人算不如天算,11年级的时候她谈恋爱了。”说起这一段,丹尼颇有点无奈。

  丹尼是克里斯汀的爸爸,生于福建,九十年代从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硕士毕业后去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念博士,毕业后就留在了美国,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最小的儿子在上小学6年级,二女儿刚进入9年级,克里斯汀是他的大女儿。

  “恋爱这个事情对家长是个教育,不过我自己14岁谈恋爱,克里斯汀那时已经16岁了,我管不了她,那就只能谈吧。”这事儿本来没什么,不过,因为恋爱影响了克里斯汀的重要考试,使得丹尼对这场恋爱颇有微词。说起来,他大女儿成绩一直不错,SAT考了2330分(满分2400),恋爱之前的4门AP课程(大学先修课程)都是满分(5分)。恋爱后,11年级的她又修了5门AP,丹尼没料到,这5门AP考试前,女儿跟男朋友出了点问题,整天哭得稀里哗啦,不肯复习,结果考了四门4分、一门5分。

  “这对亚裔的孩子算是很差的成绩了,我当时就跟我女儿说哈佛肯定没戏了。”丹尼的判断源于他在教育升学领域摸爬滚打的经验,据他统计,被哈佛录取的历届亚裔学生,没有一个超过三门AP低于5分的。四门4分,意味着克里斯汀已经出局。不过,丹尼相信别的常青藤院校会录取她。克里斯汀不负所望,最后被全美综合排名第十的达特茅斯学院录取。对此,丹尼兴致勃勃地说:“最近《纽约时报》发布了一个调查结果,他们调查了一千多万美国大学毕业生职业中期的薪酬水平,达特茅斯是第一名,第二名是麻省理工,哈佛排第三。”

  其实,丹尼对女儿进藤校的信心并不是来自于SAT、AP等标准化考试成绩,而是来自他对女儿四年来一系列有组织、有计划的活动规划。的确,对名校而言成绩好是必须的,要知道有胆申请藤校的基本上都是学霸级选手,此外学生还得有丰富的社会实践活动、开阔的思维和突出的领导力等极高的综合素养。

  一位耶鲁的招生官曾说,很多学生认为学习刻苦,成绩出色就可以被大学录取,实际上这是不够的。一种想法是,如果你每天回家除了学习,别的什么都不做,那么理所当然地你应该得到A。相比之下,另一个学生跟你成绩一样,但是却参加了许多重要的课外活动,很明显,校方会偏爱后者。“学习好了才有被挑选的余地。我们亚洲的孩子经常是这样,数学好、物理好、英文好,三把斧子砍完以后就没招了。”丹尼对《留学》说。为了让女儿更有闪光点,丹尼可没少花心思。

  想进藤校 必须规划设计

  丹尼通过对女儿的观察发现,她非但不怕血,而且在像解剖牛眼睛这种让许多人都感到棘手的事情上干得得心应手。丹尼意识到,女儿是个学医的料,而女儿也正好有此志向。在清楚地知道孩子的长项是什么之后,丹尼开始对其进行有节奏的活动规划。

  克里斯汀还在上7年级(相当于国内初一)的时候,丹尼就让她参加SAT考试。“在这个阶段让她考SAT是有讲究的。”原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有一个天才青少年中心,凡是进入这个中心的学生都可以在暑期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里选修课程,而进入这个组织的途径之一就是参加SAT考试。克里斯汀通过了SAT考试选拔,于是在8年级暑期选修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生物学课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院与哈佛大学的医学院比肩,在美国数一数二。这就是丹尼瞄准这所学校暑期课程的原因。

  9年级时(相当于国内初三)克里斯汀参加一个科技活动,在活动中她利用所学的生物知识开展对儿童肌肉萎缩症的研究,并写出了一篇漂亮的科学研究论文。因为论文,她得到指导老师极高的评价,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9年级暑期,丹尼让克里斯汀去布朗大学暑期学校修了一门遗传学课程。10年级暑期,丹尼想办法让克里斯汀进入一家医院做放射科的见习生,与大学医科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一起实习工作。

  到了11年级(相当于国内高二)的暑假,丹尼协助女儿申请到保罗·西蒙斯基金会的研究奖学金。为何要申请该奖学金?保罗·西蒙斯基金会是一个主要资助医疗和教育以及科学研究的福利基金,“这个基金很有名,大学里认可这个基金的资助;我女儿申请到的项目是暑期去大学里做研究,而且这个研究是向她付费的,因此基金会在选择人选时很慎重。”丹尼向《留学》解释说。克里斯汀参与的研究项目是一个运用DNA监测技术辨识加勒比海地区禁捕鲨鱼特点的研究,与她“生物、医学”方向的活动主线关联度很高。这个研究项目的成果最终得到当地渔业部门的认可,并成功地转化到实际运用中,帮助渔民快速便利地掌握禁捕鲨鱼的特点,有效减少了禁捕鲨鱼被猎杀的数量。这一经历被她生动地呈现到文书中,以至于布朗大学的一个面试官在面试完克里斯汀半年后的一天,看到大量海豚冲上海滩自杀的新闻时,立马给克里斯汀打电话让她关注这个事件,因为这名招生官相信克里斯汀有能力把这一事情搞清楚。

  活动规划到这一阶段,丹尼仍觉女儿所做的研究都是象牙塔里的东西,缺乏实践性。于是,他让女儿在申校前的最后一个暑假飞到北京,跟北大医院的一个宫颈癌专家学习妇科检查及怎样检查宫颈癌;随后又让女儿飞到陕西一个著名的贫困县去实践所学到的知识。“那个县是宫颈癌的高发区,所以就让她进到那个县的县城和乡里的计划生育站,跟赤脚医生一起去帮农村妇女做检查。”丹尼的这个活动规划,目的在于让美国的顶尖名校从女儿身上看到其运用所学救死扶伤的情怀,以及将来能改变世界的影子。

  “藤校的竞争太激烈了,平均的录取率不到10%,而这些学校要招的就是那些将来能改变世界的人。假如说从我女儿的角度看,她现在就在以己之力改变世界。”丹尼认为自己把准了申请藤校的脉搏。

  “这些活动都是你设计之后让女儿做的,这能代表她本人的意愿和特质吗?”面对《留学》的质疑,丹尼也很坦然,“你说教育这件事本身不就是刻意做的,最后把人教好了吗?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规划的活动很假,但真正做下去以后,孩子付出了劳动、付出了心血以后,会突然觉得有收获,受到了教育、改变了一些东西。而且,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坚持下去,做出成绩。”

  帮助孩子学会持之以恒

  克里斯汀出生在美国,一直接受的是美式教育,丹尼很满意这一点,这源于他对比中美教育的心得。

  在丹尼眼中,中国学生都在挤高考这座独木桥,即使有些学生希望朝别的方向发展也没办法,必须花很多时间把成绩考得很好。成绩决定一切,什么兴趣爱好都要靠边。但美国的教育体制不同,学习好只是有被挑选的基本权利,但过了这个坎,成绩再高美国大学也不那么在乎。“申请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你SAT考满分2400被拒掉的可能性远远大过考2350分。这些学校不希望你为了最后那几分,把精力都投入进去,它们希望你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有丰富的经历。”在8年级之前,美国的孩子都比较轻松,课业没什么压力,但课外活动都非常丰富,这使得孩子的天性得以发挥。

  “我大女儿的业余爱好是小提琴和钢琴,二女儿多一项游泳,儿子是练钢琴、打鼓和算数。”丹尼说,孩子回家后练琴,6点到8点是游泳或别的,结束后回到家9点开始写作业,11点左右睡觉,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起床,周末多数时候要参加各种比赛。另外,学校会经常组织活动,社区、教会活动也不少,“都是些非常平常的活动,但没有这些也进不了好学校。不过这些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所以还得为孩子规划一些有特色的活动,持久地坚持下去,做得有深度。”丹尼说,申大学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做了很多活动,但每项活动都是蜻蜓点水,“美国人更欣赏一个人的Passion and Commitment”。

  丹尼让女儿练小提琴、钢琴,只是想让她们在大学申请的时候有一些实力的证明,另外在音乐方面给她们一些熏陶,至少让她们跟同学出去玩的时候不会有落败感,“万一哪一曲打动了某个白马王子呢?”不过说到底,他是个务实派。美国大学申请主要看学生高中四年的学习和活动情况。“想做藤妈藤爸的话,首先要让孩子在学业上达到藤校的标准才能干别的吧。”丹尼对《留学》说。在这方面,丹尼认为许多父母的问题出在对孩子放弃得太早。

  他举了个例子,说他整天盯着女儿的学习,以至于有一天克里斯汀说:“爸爸,我现在正在和男朋友闹矛盾,压力很大,你又天天让我学,我考95分你还认为我没达标。你知道吗,我连割腕的念头都有了。”听完这话,丹尼立马把她抱在怀里,唤着她的小名说:“阿娇,没事,你今天不要念书了,最差我给你弄进一个学校就行了,实在不行你休学也没关系,因为生命最可贵。”这样女儿就舒服了。不过,第二天丹尼还得继续盯着孩子学习,用他的话说“你绝对不能放弃,因为申请学校的日程就在那,少一天就是一天啊”。

  丹尼的紧迫感来自想上藤校这个目标,也来自美国高中阶段的实际学习状况。“美国的教育是这样,他们小学让你玩,初中让你玩,到了高中一脚油门就让你紧张起来。”丹尼认为这符合人脑的发展规律,孩子很小的时候教数学这些有难度的东西需要花很多时间,“三五岁会加减乘除,背唐诗三百首,孩子的天性都给磨掉了,有什么意义呢?”等孩子心智成熟的时候,教会这些东西只需要很少的时间。上了高中,学校抓得很紧,课程也非常多,紧张程度一点都不输于中国的高中,“在美国排名前100的顶尖中学里,学生的学习强度绝不亚于四中和人大附。”丹尼强调说。

  我就是要做爬藤族

  “我的任务是把三个孩子都送进藤校。老二估计也没问题,游泳就能游进藤校;老三才小学,还在看,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丹尼的藤校情结,在海外的华人圈里非常普遍,甚至有“爬藤族”一说。

  说起藤校情结,丹尼也毫不讳言,优质的教育资源、丰富的人脉积累、广阔的就业前景自然不在话下,“我告诉你进藤校意味着什么,这个不是说你今天买了一座房子,或赚了一笔钱就完事,这种荣誉和成功会跟你一辈子。而且要知道,这些藤校他们注重历史传承,如果家里有一个藤校的毕业生,他的孩子将来在同等条件下,会优先被藤校录取。这就意味着,他还造就了他的下一代。”对多数爬藤族而言,藤校为平民出身的他们提供了一种新的社会身份,以及今后发展事业的人际、资源网络。在美国华尔街的职业经历,让丹尼认识到藤校校友网络的强大和藤校品牌的魅力,立志把自己的孩子统统送进藤校。

  至于爬藤族究竟应该选择哪支“藤”,则要基于孩子的气质。这是因为美国名校在录取学生的时候讲究气质相符,就如在斯坦福上大学的一个学生所说,哈佛、耶鲁、普林斯顿、MIT、斯坦福五校在一起搞活动时,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是哪个学校的。

  爬藤族免不了会研究各所藤校要找什么样的学生,然后把孩子往那个方向规划、塑造。这样会不会导致孩子最后进入的是与其真实气质不相符的学校呢?

  《留学》了解到,一些孩子在藤校里并不快乐,混到毕业就赖在家里,几年不找工作。有一个耶鲁女孩毕业后就去伦敦学做厨师,说是完成了家长交给自己的任务后要为自己而活。这些例子多少说明了一些家长并未考虑孩子的特点和需要。硬将其往名校推,结果事与愿违,对于家长的努力,孩子也不买账。

  爬藤的日子充满了艰辛。家长初衷是为孩子不假,但未来的生活和道路说到底还是孩子自己的,因此在规划孩子未来之路前一定要听从孩子内心真实的声音,这样他们才不致成为爬藤路上的“迷失一族”。

  作者:邓茗文,原载《留学杂志》

  精英家长、基础教育工作者请关注:

本月热门美国高中
文章附图

晨曦基督教学院由Robert D. Lindsted 博士于1983年创建,是堪萨斯州最著名的教会学校之一,也是威...

文章附图

伍德斯塔克学院建于1801年至今已有超过210年的历史,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高中之一。学校位于美国富人州康涅狄格州东...

文章附图

蓝带学校堪萨斯州排名前三顶级富人区学校简介独立学院建于1980年,是堪萨斯州3所蓝带学校的其中一所,也是威奇托及其...

文章附图

阿莱玛尼主教高中建于1956年,是洛杉矶郡的一所超级热门校,仅9~12年级就达1500余人,是一般学校的2-3倍...

文章附图

雷克瑞奇学院建于1963年,是克利夫兰西部最好的独立贵族学校。该校无论从硬件、资源、学术、艺术各方面看都绝对是美...

文章附图

西西纳纨念高中建于1953年,是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一所炙手可热的大学预备校。该校的教学宗旨是“以学生为本”,非常...

快速定制服务

快速定制服务

UESS电话:(周一至周五 9:40-18:40)
010-5351878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西区12号楼604室

E-Mail : vivian.yang@uess.cn kinnie.liu@uess.cn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UESS美联高中)是一家专注低龄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作为美国高中留学的先行者之一,致力于为国内广大低龄留学生提供美国私立高中,美国高中留学,美国高中寄宿家庭等服务,想要了解美国高中留学费用,美国高中留学条件等问题,请关注UESS美联高中留学,此外,还为高中留学美国的中学生及家长提供包括美国高中排名等一系列专业的教育管理美国高中留学新闻资讯与服务。
微信关注UESS美高留学
了解更多美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