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客服,或致电UESS-010-53518789,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UESS在美地区专属管理员可以直接对接学生、家长、机构,学生住家,学校以及UESS各办事机构。学生在美期间有任何问题,包括紧急情况,学校都可以24小时联系管理员处理解决。同时,UESS在美管理员都有多年多年在美生活经历,对当地情况都非常了解,可以妥帖恰当的紧急情况发生时代学生家长来招呼孩子。

【热力强推】独家挚爱(顾轻舟、厉子茜)~txt全文阅读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2-24 13:52作者:admin来源:美联高中留学网址:www.uess.cn

  【1-06:时隔三年又见到她,还是一副调皮捣蛋不让人安生的样子。她看上去很吃惊,也许还有点生气。其实想和她说说话,可不知该说什么。想握手,但手心里都是汗,又怕轻易泄露心底最卑微的小秘密。到最后,却是连一个笑容都没给她。希望她不要介意。】

  厉子茜胸无大志,平平稳稳不高不低的完成了四年大学的学业,和家里商量后,决定继续留在学校深造。读硕的第一年算是轻松,好在导师和她父亲有着多年情谊,对于她的蒙混度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第二学期刚开学,厉子茜因为度假时吃了不干净的海鲜,在病床上整整折腾了一个月。

  这期间和同样读硕的好友谭芊芊联系,知道了前不久导师专程从国外请了一位高人回来,协助他们参与新项目。

  当时厉子茜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位高人如何如何厉害,带来的技术如何如何前沿,实验想法如何如何创新……总而言之都是好话,听到最后,厉子茜对这位高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一,厉子茜康复之后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导师那里报道。

  她们导师年过六旬,在专业领域里十分有威望,许是因为在学校里接触的都是年轻人,思想开化,与学生关系搞得很铁。再加上和厉家有私交,对厉子茜也照顾一些。

  厉子茜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得到允许才推门而入。

  进去后她发现导师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男人,背对自己,穿着黑色的外套,肩膀宽阔。

  “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有?我看你怎么又瘦了?本来就没几两肉,这下真是风一吹就飞了。”张老头精神矍铄,满眼的精光,笑着说,“不过,你这一休可休掉了不少进度,得好好努力赶上来啊。”

  “您怎么一见面就提学习上面的事,就不能先让我喘口气?”她一撅嘴,佯怒。

  “您这口气都喘了一个多月,还没喘过来啊?”张老头做惊奇状,学着她的语气。

  不知怎么回事,厉子茜在长辈那里格外讨喜,否则这位耿直了几十年的小老头,也不会唯独对她破例,给她关照。

  “好了好了,这几天就给我进实验室,有什么跟不上,我给你介绍个厉害的人物带带你。”张老头招呼眼前那个男人,“小顾啊,这就是我之前向你提起的,我手上的唯一一个不安分子,下周我出国开研讨会,她我可就交给你了。”

  厉子茜没想到这一来,张老头还把自己托付出去了,忙对这位男人报以侧目。

  “没问题,副院。”一秒后,男人开口,声音低沉。

  说完,他不慌不忙的向后推了一下椅子,站了起来。

  随着他转身,面目在她眼前清晰,褪去少年青涩,增添的是令女人为之心动的成熟与稳重。少了眼镜遮挡,那双眸黢黑明亮,目光坚定,唇……还是一样粉嫩的颜色。

  厉子茜张大嘴巴,指着他,“你你你你……”

  万万没想到,这位传说中的高人,导师千辛万苦从国外请来的精英,竟然是——

  她曾经的约会对象!

  厉子茜真的被顾轻舟突然出现Shock到了,手指着他抖得跟筛糠似的,一时半会儿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就会说一个‘你’。

  “你什么啊你,不是说是肠胃炎,难道医生诊断错了,其实是帕金森?”张老头调侃的声音在一旁不甘寂寞的响起。

  她导师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开不合时宜的玩笑。

  厉子茜懒得理会,她的目光没有从顾轻舟的脸上移开。三年而已,这个人的变化太大了。不是外貌上,而是从内心散发出来气场,都带着点……不近人情的冷漠。

  他回望,沉默,薄唇挑出一个似有非有的浅弧,狭长的眸不掺杂任何情绪。

  顿时,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和这个人的交集仅限于三年前那一顿不清不楚的晚餐约会,但终究也算是认识了吧?至于表现得像现在这样,如同陌生人一样疏离、高高在上么?

  敌不动,我不近。厉子茜也赌气装作不认识,巧笑道,“以后就请顾同学多多关照了。”

  她没察觉对他的称呼仍停留在三年前,而顾轻舟看她的眼神却产生了细微的变化,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湮没于深邃的瞳孔中。

  “好了好了,我和小顾还有事情要说,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还有,别忘记尽快交一个实验报告上来,你可落下好多。”张老头是煞风景的好手。

  “知道了。”厉子茜答得分外哀怨。

  等她离开,顾轻舟仍站在原地,张老头叹气,“这孩子成天插科打诨,专业技能乱七八糟。其实是个挺聪明的小姑娘,就是不肯踏实的学,不知操碎了我多少心。啊,快坐快坐,发什么呆呢?”

  顾轻舟敛眸,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听张老头说道,“把她交给你,我是放心又不放心。论院里学术技能,你是顶尖,带她十个都手到擒来。可那孩子太古灵精怪,处的时间长了,我真怕你被她给带坏了。”

  接着,是长时间的安静,张老头早已习惯他的沉默寡言,也鲜少见顾轻舟的情绪被何事牵动过。

  良久,他才低低的应声,“我有分寸。”

  -

  读研究生后,厉子茜和谭芊芊一直共用一个宿舍。由于前段时间宿舍资源紧张,她们这一批研究生被安排在教职工的宿舍楼。和老师们做邻居自然别扭,但也有好处,这里的宿管阿姨除了负责换灯泡等之类的琐事之外,其余的一概不管,没有查宿,更没有宵禁。

  也因此,谭芊芊经常和男友外宿。不过得知厉子茜今天回来,谭芊芊难得没有外出,还在超市买了好多蔬菜回来。

  厉子茜一进门,便得到谭芊芊热情的拥抱:“乖乖,我好想你!”

  好不容易从谭芊芊波涛汹涌的胸口挣脱出来,厉子茜险些被闷死。见她脸色没有往常红润,谭芊芊紧张兮兮的问,“我说乖乖,你这一病掉了多少斤呐?虚弱的可以啊。”

  厉子茜刚准备回答,谭芊芊凑过来,“快跟我说说是哪家海鲜,减肥效果这么显着?”

  “你要干嘛?”

  “减肥啊,来学校这一月我被摧残得又长了三斤肉。”捏捏小肚子,谭芊芊沮丧得不得了。

  “你没听说过吗?女人掉肉先掉胸上的肉,你确定要减?”

  “真的?”谭芊芊不安好意的目光在她胸前徘徊,坏笑,“怪不得你这上部分更一马平川了。”

  “……”

  谭芊芊肯主动放弃大小姐身段去市场买菜,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馋厉子茜烧得那一手好菜。

  两人在厨房摘菜,厉子茜想到刚刚的事,脱口问,“之前打电话时,你怎么不说新来的那位高人是顾轻舟。”

  害得她猛然间和他面对面,没有半点别后重逢的喜悦,倒是差点被吓死。

  “谁?谁是顾轻舟?”谭芊芊瞠目,看起来比厉子茜还惊讶。

  “最近你念叨最多的顾Sir啊,是顾轻舟,你不知道?”

  “我滴娘,真的假的?”

  顾轻舟是她们学校里的传奇人物,听说在他大一的时候,手里几个项目就为学校赚了好几桶金,还获得过全国的大奖,这在她们学校可是史无前例。当时学校老师间最流行一句话——‘你们要是有你们顾师兄百分之一的天分和努力,我得省多少心啊。’

  久而久之,顾轻舟成了学生们的标榜,成了令他们望而生畏的偶像。

  但也由于顾轻舟将大把的时间贡献给实验室,见过他的同学少之又少,反而将他衬托得更神秘莫测了。

  谭芊芊消化了一会儿,才略有所悟,“怪不得,他来那天,其他科目的几位院士加校领导,特意在酒店订了个包厢为他接风,当时我们还奇怪他究竟是什么来头,这么兴师动众的。”

  “你们就没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厉子茜简直无语。

  “谁敢问啊?”谭芊芊翻个白眼,“他都来一个多月了,和我们的交流仅限于学术上面。每次鼓起勇气和他唠一句,他不是不理就是嗯一声,那冷脸差点没把人给冻死,我们都怀疑他呆在实验室的时间太久了,被福尔马林给泡成这样的。”

  闻言,厉子茜噗嗤一声,没忍住。

  “笑个屁啊,等你在他手底下受虐两天,看你还幸灾乐祸不。”谭芊芊忽然想起什么,诡异的一笑,“还有件事。他刚来的头两天,隔壁几个妹子的魂都被他给勾走了,你也知道那些搞研究的,遇到一个在专业领域牛掰轰轰的学霸,甭提多激动了。再加上顾Sir长得一看就是小鲜肉,易扑倒,于是那几只就跑来作死了。”

  对于八卦,厉子茜还是很有兴趣的,忙问,“然后呢?”

  “妹子们成天往我们实验室跑,带着一堆专业问题,我估计一开始他还没看出来,给人家写公式做解答,别提多尽职尽责了。不过时间一久谁还看不明白?那天当着好多人的面,他直接问人家:‘你们没有导师吗?还是导师不肯教你们?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写投诉信举报他。’说的那叫一个正经,当场把妹子们吓跑了,乐惨我们了哈哈!”

  那个场景,厉子茜可以想象得到。这个人,说好听点,就是太不解风情了。

  三年前就是这样,没想到,三年后他还是一点都没变。

  第002章 [大修]

  三年前,她还是清闲的大二学生。无聊时和朋友打了个赌,没想到却首尝败绩。

  谭芊芊从身后抽出一张纸,清清喉咙,装模作样的念道,“请赌输的同学写一封声情并茂荡气回肠感人肺腑的情书,括弧,一千字以上,括弧完,然后将情书交给学生会会长薛家扬,此致敬礼。”

  薛家扬?

  要不要这么狠……

  说起薛家扬同学,他在学校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原因是他非常喜欢打篮球,而他的外形又和《灌篮高手》里的赤木刚宪相似,自然而然的有了大猩猩这个美称。但薛家扬为人憨厚,就算你当面叫他外号他也不会生气,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这帮满肚子坏水的人将目标定为薛家扬的原因吧。

  认赌服输,厉子茜很是干脆,“好,我晚上就写。”

  ‘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你的灵魂便占满了我全部心魂。你的眉眼、鼻子,和爱笑的唇,所有有关你的一幕幕,如同慢镜头电影,在我的脑海中放映。爱你,如同呼吸,每一次新鲜空气的流入,都是在加深我对你的爱……’

  厉子茜从没写过情书,所以接到任务之后,立刻从网上找出恋爱宝典情书大全,左抄一句右抄一句,终于让她凑成了一千字。

  抄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通篇读一遍,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那叫一个肉麻!

  用粉红色信封将情书装好,厉子茜在几位损友欢欣鼓舞的眼神下来到学生会办公室,可左等右等,都不见薛家扬的身影。

  而她在人家办公室门口跟座雕塑似的,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最后厉子茜的耐性被磨光,随便逮住一个正准备进办公室的男生。

  “你是学生会的?”她问。

  男生错愕的看向厉子茜,随即目光下垂,落在厉子茜抓着自己手腕的位置,耳根一红,“是的,学姐。”

  厉子茜一听他对自己的称呼,乐了。看样子对方应该知道她,而且还是个听话的乖宝宝。于是立刻绽放出一个慈爱可亲的笑容,将手里的信封放到男生的手上。

  “亲爱的学弟,请帮我把这个交给你们会长。”

  厉子茜前一天才剪完的齐刘海,一边的长发掖到而后,一边则随意的垂落在胸前。今天她穿了一件细肩带碎花的连衣裙,脚踩着一双小香风娃娃鞋。乌黑的头发和肌肤的颜色形成了严明的对比,唇上涂着的是樱花粉色的唇蜜。当她弯着眼睛,睫毛一闪一闪的时候,很少能有异性可以抗拒。

  果不其然,小学弟也被厉子茜的笑容给眩了一下,再回过神时,眼前早就找不到她的人。

  捏着那封还冒着呛人香气的情书,学弟犯了愁。

  交给会长?哪位会长?

  学生会内部成员都知道,薛家扬虽顶着一个学生会会长的名头,实则名存实亡,学生会大小事宜一早就全部交由副会长经手,私下里他们也直接称呼副会长为会长,可他不知道这个内丨幕厉子茜清楚不清楚。

  可转念一想,会长和副会长一比,还是副会长看起来像是会收到情书的人……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连厉子茜也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有后续。

  第二天,厉子茜躲在图书馆看书,眼看马上就要到期末考试的日子,她却连重点还没画。正拿着彩芯笔发奋,忽然身后有人轻轻拍了拍厉子茜的肩膀,她回过头,顺手耙了耙碍事的齐刘海。

  “子茜,外面有人找。”

  “找我?”厉子茜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难道是芊芊她们?

  “恩,是顾同学。”报信的同学一边说着,一边用别有深意冲她眨眼。

  “顾同学?”谁啊?

  厉子茜放下课本,迷茫的朝图书馆外面走去。

  此时正值夏季,走出恒温二十六度的图书馆,一股热气瞬间扑面而来。厉子茜很怕热,但凡外面温度高一点,呆的时间久一点,她就会中暑,顺连带着头晕眼花等一系列症状。

  不舍得离有空调的地方太远,厉子茜站在图书馆的台阶上,左右张望,找寻那位毫无印象的‘顾同学’。

  而此时,树荫下的顾轻舟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一身红裙装扮的女孩子站在高处,手遮在额头处挡光,刘海反而被她自己搞得些微凌乱,几缕发丝飘荡在她白皙细腻的颈间,引人遐思。她背后的玻璃门,凝聚着头顶上方阳光,形成巨大的焦点光圈,连同将她的周身都蕴出一层清丽的浅芒,倒衬得她十分俏皮可爱。

  他藏在暗处,小心且仔细的用目光搜寻她脸上细微的表情以及眼神,未错落过一丝一毫。

  很快,便见她眉间轻蹙,眸中渐升起几分不耐,他这才抿抿唇,进入到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光影交换,他的眉目的逐渐清晰。看到来人,厉子茜只觉得熟悉,却想不到在哪里见过他。

  “是你找我吗?”面对陌生人,厉子茜向来表现得乖巧,笑容亲和度五星。

  顾轻舟默默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那封让厉子茜都会起鸡皮疙瘩的情书,竟然在他那里!!!

  不由得,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这情书原本应该在薛家扬的手里,怎么跑他那去了?对了,刚才同学说他是谁来着,顾学长?顾……

  蓦地,厉子茜睁大眼睛。刘海剪得过长,她这一错愕,几小缕发尖扎到睫毛处,痒痒的,她又连忙眨眨眼睛才缓解不适,但这一会儿工夫也足够她猜明白这人的身份了。

  “你、你是顾轻舟?”

  他没注意到她说什么,只觉得刚才她那一系列的小动作引人发噱。但是,他的情绪传达到面部,反应向来迟缓,等到嘴角即将漾出一抹浅笑时,又想起还未回答她的问题。

  于是,板着面孔点了点头。

  配合着他的举动,厉子茜心里哀号声一片,情书错送到谁手里不好,怎么偏偏到了他手里?

  他可是顾轻舟啊!

  学校里赫赫有名的学霸,各项考核门门第一的非人类顾轻舟啊!

  在本校师生眼里,顾轻舟是位传奇人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可她现在却用情书‘侵犯’了他……

  由于专业年级不同,厉子茜对于他的了解也都来源自传言。毫无交集的两个人,突然收到对方送来的情书,他会不会以为她是变态?

  厉子茜刚准备解释这次乌龙事件,顾轻舟这时却轻轻抬起手,将已皱巴巴的情书展现在她面前。

  “这上面写你暗恋我。那,要不要约会?”

  厉子茜心里一个哆嗦。

  其实学校里对顾轻舟的传言并不止学术上面,还有他十分神秘的身世。

  听说,顾轻舟有个混黑的爹,左手美人,右手砍刀,脖上的金链子足足二斤重。

  听说,他爹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砍人,看谁不顺眼就招呼小弟抄家伙。

  虽然不知传言来源可不可靠,但总不会空穴来风,肯定还是有点事实依据的。

  厉子茜的目光不由的下落到他的手上,发了狠一样的捏着她那封小粉红,耳旁似乎响起磨刀的霍霍声。

  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子,这位太子爷若是知道她是把情书送错了人,会不会恼羞成怒把她砍成肉酱?

  看来,还是不能冒险。

  于是,她狠狠心,牙一咬,眼一闭:“约!”

  -

  厉子茜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约会,如果算,那天底下一定没有比她更悲催的女主角了。

  顾轻舟根本不顾她,似乎也不太懂得怜香惜玉,一个人快步走在前面。他人高马大,腿也修长,一个步子的距离等于她两步,再加上他步履飞快,厉子茜只差跟着他跑起来了。

  这究竟是约会,还是逃命啊?她小声叨咕着。

  忽然,像是有感应一般,原本走在前面的顾轻舟刹那间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深沉的眸光徘徊在她的脸上。他的唇比一般男孩子要薄,颜色竟比女孩子还粉嫩,此时紧紧地抿着,倏然掀动一下,又阖上。

  莫不是听到她刚才的抱怨了?厉子茜心虚,不敢冒然出声,在她心里,小命可是比尊严更重要的东西。

  时间滑过将近一分钟,他才面色略带僵硬的问她,“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厉子茜如果现在正在喝水,一定会准确无误的喷在他脸上。

  大哥,您都走这么远了才想起来问要做什么?

  不过她怎敢和他正面交锋?

  厉子茜墨黑的大眼睛一转,随即一弯,“我知道前面有一家不错的川菜馆,去那里吃怎么样?”

  他思索两秒,很轻的嗯了一声,回身又要走。她深呼吸准备跟上,突然见到顾轻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迅速将东西强塞到她的手里。不经意间指尖轻触,只觉得他的温度异常高热。

  厉子茜拿着纸巾有些莫名,下意识用手拨弄了一下还不太适应的刘海,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染湿。抬首望向前方那道明显将步调慢下来的身影,背影挺拔,虽然不及其他男生那么精壮,却也十分伟岸清俊。

  那时,她站在原地,忽然很想笑。

  只觉得这个人的内心,应该没外表看上去那么凶狠。

  反而,还有一丢丢的可爱。

  第003章

  距离用餐时间还早,饭馆里客人不多。

  服务生将简朴的菜单递给顾轻舟,顾轻舟则将它轻轻推到厉子茜的面前,仍不发一言。

  厉子茜对食物很挑,食堂吃不惯,总和女朋友们来这里开小灶,所以这里有什么特色,她早就烂熟于心。于是,假意看着菜单,实则偷觑对面的男生。

  当时他未看向她,径自垂着眼睛,细框眼镜遮挡了面部的上部分。鼻子和唇形成姣好的线条,只是偏冷硬了一些。

  真是搞不懂啊……

  虽然是她先递出的情书,但他如果无意,大可将情书随手一扔。可跑来约她是怎么回事?既然约了她出来,又没有男孩子应有的热切和主动,难道说,混黑的太子爷都这么与众不同?

  “同学,你看好了没有?”服务生等得不耐烦。

  闻声,一直低头的顾轻舟这时也朝她看来,他的瞳仁黢黑,带了几分深邃,望入她的眼睛。厉子茜好似做亏心事被人发现,忙尴尬的将菜单挡住自己的脸,匆匆点了几道特色菜。

  从点好菜到上菜,两人从未交流过一句话,简直可以用沉闷二字来形容。

  不过厉子茜一见到红辣辣的菜,立刻胃口大开,什么想法都抛到脑后。吃得正High,却发现对面那些连筷子都没动过。

  “怎么不吃?你尝尝这个辣子鸡,肉质很嫩的。”

  厉子茜对食物有一种特殊的偏执,她认为美食不应该被浪费,而是和人分享。因为小餐馆没准备公用筷,而她觉得自己的筷子也没沾到嘴巴,就用自己的筷子夹了几块鸡肉到顾轻舟的碗里。

  谁知他还是没有吃,而是定定看着碗里多出来的东西,愣了,耳根转瞬就红了。

  厉子茜没发现他的异样,一副十分满足的模样:“我最喜欢他家这道菜了,鸡块炸的娇嫩,还有一点酥。咬下去的时候,麻辣的味道和鸡肉的鲜美掺杂到一起,会有一瞬间破茧而出的感觉。”

  顾轻舟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小巧的鼻尖因为吃辣冒出薄汗,仔细看会看到细致的小水珠,被窗外的光芒照得闪亮,但比那更耀眼的,是那一双因餍足而眯起的眼。

  “看来,你是个美食家。”他专注且柔和的凝望,忽的莞尔。

  这还是见面以来,他第一次笑,眉目中的生硬刹那间像是渗入了初春的暖意,融化冰冷。

  厉子茜咬着筷子,一时间没有移开视线,看着他执筷将炸得橙黄的鸡块送入口中,眼尾似乎扯动了一下,接着一块一块将她夹给他的全部吃光。

  她意识到盯着人家用餐很不礼貌,于是埋首又吃了起来。再抬头时,却发现顾轻舟菲薄的嘴唇红彤彤的一片,唇线颜色更深几分,尤为明显,加上有些微肿,竟比盘子里的辣椒看上去还……可口一些。

  厉子茜后知后觉的发现一个问题,瞪圆了眼睛,“你是不是不能吃辣?”

  顾轻舟迟疑的点点头,“不太经常吃。”

  厉子茜心想这下完蛋了,万一把太子爷吃出过敏,小命还要不要了?

  她立刻招呼过来服务员,“快给我们来一瓶酸奶,最好冰一些。”

  服务员把酸奶送上来,厉子茜拧开,倒入顾轻舟的杯子:“喝点奶制品,很解辣的。”

  “怎么了?”见他迟迟不动,厉子茜奇怪。

  “没事。”他摇头,将酸奶喝光。

  一顿饭吃的有惊无险,厉子茜觉得和顾轻舟约会很需要胆识。

  回去的时候,两人的目的地都是学校,自然是一路。快到终点,顾轻舟并没有继续沉默,忽然开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我的?”

  可厉子茜却觉得,他出声还不如不出声。

  搜刮了一下最近听来的流言蜚语,她目光躲闪,“我很早就听说过顾同学的大名了,听说了您在学生会的丰功伟绩,还经常在各大名榜上看到您的名字,久而久之,就开始关注您了,呵呵。”

  说完,厉子茜也觉得自己太狗腿。不过那么肉麻的情书他都看得下去,这应该也不算什么了。

  不过,顾轻舟没有搭腔,但明显感觉得出兴致低落许多。

  “进去吧。”女生宿舍楼下,他停了下来。声音一顿,一字一句的说,“谢谢你答应我的约会。”

  他的语气诚恳,厉子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其实除了陪他吃饭之外,她连话都没同他说过几句。

  “也谢谢你,改天换我请你。”

  刚说完,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不是变相约他下一次吗?

  厉子茜的表情藏不住,似懊悔又胆怯。

  “我看着你进去再走。”顾轻舟不知为何,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她点点头,走到楼道门口时忍不住回过头,他没动,空旷的地带将他衬得清瘦高挑。眼睛隐没在逆光的镜片后,看不到情绪。似是见她视线飘来,他缓慢地向她挥了挥手。

  厉子茜僵硬一下,转身跑上了楼。

  后来,她将自己和顾轻舟约会的事情和朋友们说起,谁知竟没一个人相信。

  “得了吧,顾轻舟是什么人物?学术杠杠的好,泡实验室比睡觉时间还多,人家有时间理会你这个学渣?你们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

  的确,她和顾轻舟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从她来到这所学校,经常听到有学姐爱慕他,却从未听过他和哪位女生传过绯闻,也许对他来说,试管都比异性重要。

  不过,他又为什么跑来和她约会?

  但这个答案,她可能永远都没机会知道了。

  那天约会之后,顾轻舟便从她的生活里谜一样的消失了。再得知他的消息,已经是转年开学。听人说,国外好几所名校给他寄来了Admission notice,不仅提供全额奖学金,甚至还有生活补助,馋死一票欲出国留学的毕业生。

  还听说,校长亲自把关帮他甄选学校,平衡利弊,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希望他深造几年之后,回国为母校做贡献。

  所以说,他现在是深造完毕,回国为校献身来了么?

  三年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如今见到她又表现得和陌生人无异,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

  张老头下了命令,厉子茜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紧赶慢赶的好不容易在第四天的时候赶出了一份报告,算是能勉强交差。

  下午,厉子茜从办公室出来,欲哭无泪。

  她这么着急把成果做出来,就是因为不想和顾轻舟正面接触,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张老头竟然提前三天出国了!

  可报告又不能不交,为了多点底气,厉子茜硬拉上谭芊芊陪自己一起去。

  刚来到顾轻舟办公室那一层,就见麦瑶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守在门口。

  “找顾Sir?”麦瑶看到厉子茜手上的文件。

  厉子茜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她神秘兮兮的道,“你可有点心理准备,我看顾Sir今天好像心情不大好。张一帆现在正在里面挨骂呢。”

  谭芊芊闻言受了惊似的,一张脸煞白,“真的?那我不进去了,免得成炮灰,太惨了。”

  厉子茜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两人一眼,惨?和‘前约会对象变成自己顶头大Boss’比起来,我才比较惨好嘛!

  厉子茜懒得理会二人,敲了敲门,昂首挺胸的进入顾轻舟的办公室。

  一进去,便立刻察觉到室内气氛冷厉。

  张一帆是他们这几人中最调皮捣蛋的那一个,饶是张老头这么好脾气的人,都几次被他气到说胡话。可此时,张一帆就跟受虐的小媳妇似的站在顾轻舟旁边,一脸的凝重。

  听到她的脚步声,顾轻舟从面前的纸张中抬起头,清冽的目光朝着她一扫。

  “有事?”

  厉子茜先看了一眼张一帆,后者大气不敢喘一下,可以想见被顾轻舟批得不轻。

  她犹豫着,要不报告这事再缓缓?她写的这么敷衍潦草,顾轻舟一眼就能看得出。

  “交报告?”顾轻舟放下手中那份,直接向她摊开手掌,“拿过来我看看。”

  厉子茜深呼吸,只能赶鸭子上架,将报告交给他。同时,革命战友张一帆同学借机抛给她同情的眼神,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命苦啊!

  顾轻舟办公桌上的东西不是一般的多,左手边整齐堆叠着学生们的报告,右边是各种书籍,每一本的夹页中贴着颜色各异的便签纸,纸上都是统一字体,笔锋铿锵有力,收尾反而潇洒隽秀,听人说通过字能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可她却只从中看到矛盾的结合。

  不过,男人如果能写得一手好字,可以加不少分。

  顾轻舟一目十行,很快将她近十页的报告成果看完。

  他眉目间的折痕每紧一分,厉子茜心里就咯噔一下,落得更深。

  须臾,他合上报告,薄唇抿出严厉的直线。

  “张一帆,你先出去。”

  张一帆如获特赦,以被鬼追的速度迅速冲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发出砰的一声之后,室内的寂静更为凸显,压抑得她几乎窒息。

  良久,顾轻舟将她的报告摔在办公桌上,声音比眼神更冷。

  “你平时都是这么写报告的?”

  第004章

  【01-17:她的实验报告,有减寿十年的功效。】

  “你平时就都这么写报告的?”

  顾轻舟虽然没说什么,但那语气能冷死个人。厉子茜本身就心虚,闻声立刻打了个寒颤。

  “我不管你是由于什么原因选择继续读研,但做科学最重要的就是严谨,你如果一直用这种敷衍了事的态度对待实验,就不仅仅只是对你自己不负责任。”

  他每说一个字,都如同寒风过境。

  厉子茜不服气,只是一个不太重要的小实验而已,至于升华到责任态度上去么?

  如果说三年前的顾轻舟让人很有距离感,那么此时的他,根本是恨不得把人冻死在千里之外。

  “我之前就是这么写报告的,副院从来没说我什么。”

  赌气的说完这句话,厉子茜就知道自己有点过了。以前她和顾轻舟的地位是平等的,现如今他成了自己的领导,身份等级悬殊分明,她许是还没从心底接受这种转变,再加上两人年纪差不多,自然不能虚心接受他的批评教诲。

  顾轻舟仿佛没料到她会这么直接的顶撞他,反而愣了一下。但下一秒,没有眼镜遮挡的那一双黑眸,温度骤然下降,像是能射出冰刀似的。

  “那我待会儿就帮你把它传给副院,以后你也不用交给我了。”

  这人!

  厉子茜被他气死,也心急。如果张老头知道她刚回来没几天就把他最得宠的人才给得罪了,估计得犯心脏病。

  “我、我再做一个还不行么?”她口气明显软化。

  顾轻舟不发一言,明明坐在那里矮了她一头,可气势凌厉逼人,十分有压迫感。

  “我发誓,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做,再做不好的话,我亲自去副院那里负荆请罪,还不成么?”

  顾轻舟表情未变,淡定的让人抓狂。厉子茜灵机一动,嘴巴一扁,心想,如果你再不点头,我立刻哭给你看。

  不知他是否听到她内心的声音,叹了口气,严厉的表情明显和缓几分。

  “一周之内,我要看到你的成果。”

  “没问题!”她答得干脆。

  “行了,回去吧。”他下令。

  这句话让厉子茜浑身舒畅,终于体会到方才张一帆火烧屁股似的劲儿是何种滋味。

  走出顾轻舟的办公室,只觉得走廊中的空气都清爽许多。

  谭芊芊还算有良心,一直没走,见她完好无损,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谢天谢地,你总算出来了,我还以为顾Sir把你怎么样了呢,差点跑进去救美来着。”

  “你真敢进去?”厉子茜明显不信。

  “当然不敢!我谭芊芊天不怕地不怕,有生之年还真遇到一个让我害怕的了。”

  厉子茜也想说,她活了二十几年还没讨厌过谁,顾轻舟倒是头一个!

  接连几天,厉子茜都窝在实验室里。

  第二份报告交上去,不行,第三份也被打了回来,她都要怀疑顾轻舟是不是故意找她麻烦,不过她也没得罪过他啊?

  这些日子,厉子茜根本没时间购物保养什么的,实验室呆久了,感觉青春都离自己好远了。

  周末回家和家人吃饭,三哥厉清北还问她是不是中邪了,怎么憔悴的跟个女鬼似的。

  好不容易有个能诉苦的人,厉子茜抓住机会,添油加醋的将顾轻舟虐待自己的事说给北北听,谁知他却一副乐开花的模样,“世上竟然还有这等高人,能把你给摧残了?改天一定要结识一下,和他交个朋友。”

  厉子茜想打他。

  聚完餐已经十点多,厉清北送她回学校,下车的时候才记起晚上要用的笔记本落在实验室,只得折回去拿。

  在实验楼的楼道里,厉子茜撞见张老头的助手郑媛。

  “郑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郑媛也看到她,走了过来,“副院让我找份资料给顾Sir,正好从这边路过,顺便拿给他。”

  “顾Sir还在啊?”一听到顾轻舟的名字,厉子茜牙齿都开始打掺,被虐的后遗症啊后遗症。

  “是啊,他几乎每天都呆到这么晚。你也了解现在这个项目院里多重视,副院只是顶着个名号,实则一切大小事都是由顾Sir经手,每天除了带你们几个研究生,还要顾他自己的事,忙得很啊。”

  厉子茜对这个项目有所耳闻,顾轻舟虽说名头很响,还是国外拿过专利大奖的高材生,但毕竟年轻,许多守旧派的投资人都不敢轻易投钱给他。张老头为了留住顾轻舟,亲自出马拉了几位赞助商,给他资本做项目,可想而知他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你的报告还没过?”郑媛想起最近听到的事,问她。

  顿时,厉子茜表情哀怨极了,“你说顾Sir是不是成心找我麻烦啊,都写了三遍还不过!”

  郑媛捂住笑了,同情的说,“好了好了,副院郑重其事的将你交给他,他自然要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玲珑小书站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本月热门美国高中
文章附图

晨曦基督教学院由Robert D. Lindsted 博士于1983年创建,是堪萨斯州最著名的教会学校之一,也是威...

文章附图

伍德斯塔克学院建于1801年至今已有超过210年的历史,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高中之一。学校位于美国富人州康涅狄格州东...

文章附图

蓝带学校堪萨斯州排名前三顶级富人区学校简介独立学院建于1980年,是堪萨斯州3所蓝带学校的其中一所,也是威奇托及其...

文章附图

阿莱玛尼主教高中建于1956年,是洛杉矶郡的一所超级热门校,仅9~12年级就达1500余人,是一般学校的2-3倍...

文章附图

雷克瑞奇学院建于1963年,是克利夫兰西部最好的独立贵族学校。该校无论从硬件、资源、学术、艺术各方面看都绝对是美...

文章附图

西西纳纨念高中建于1953年,是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一所炙手可热的大学预备校。该校的教学宗旨是“以学生为本”,非常...

快速定制服务

快速定制服务

UESS电话:(周一至周五 9:40-18:40)
010-5351878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西区12号楼604室

E-Mail : vivian.yang@uess.cn kinnie.liu@uess.cn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UESS美联高中)是一家专注低龄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作为美国高中留学的先行者之一,致力于为国内广大低龄留学生提供美国私立高中,美国高中留学,美国高中寄宿家庭等服务,想要了解美国高中留学费用,美国高中留学条件等问题,请关注UESS美联高中留学,此外,还为高中留学美国的中学生及家长提供包括美国高中排名等一系列专业的教育管理美国高中留学新闻资讯与服务。
微信关注UESS美高留学
了解更多美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