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客服,或致电UESS-010-53518789,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UESS在美地区专属管理员可以直接对接学生、家长、机构,学生住家,学校以及UESS各办事机构。学生在美期间有任何问题,包括紧急情况,学校都可以24小时联系管理员处理解决。同时,UESS在美管理员都有多年多年在美生活经历,对当地情况都非常了解,可以妥帖恰当的紧急情况发生时代学生家长来招呼孩子。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戈 登 诗 文 选》第四辑  散文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2-24 13:53作者:admin来源:美联高中留学网址:www.uess.cn

  王 登 阁

  山东聊城人,中国诗词学会会员,《文学与艺术》签约诗人,笔名戈登。曾任中学教师、地方志编辑、区体改委副主任、聊城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农办主任、党组书记。诗歌散见于《鲁西诗人》、《齐鲁诗歌》、《诗歌月刊》、《星星》、《诗中国》、《中国诗歌选》、《诗词世界》等刊物。荣获2017年“东方美”全国诗联大赛金奖、第三届中华诗词大赛一等奖。作品入选《献给父母的诗》、《中国当代爱情诗典》、《诗词大赛精品选》、《中国实力诗人诗选》等诗集,出版诗集《大雁南飞》。

  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9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深深地印在我们心里,时常浮现眼前。今天6月25日(阴历)是父亲的祭日,简要记下一些片段,缅怀老人家的勤劳、艰辛、好学和远见,以勉后代。

  ( 一 )

  父亲叫王广太,出生于1926年8月15日(阴历)。父亲的爷爷王景维是秀才,开中药铺,有钱没钱的都给人看病,在周边乡里小有威望。聊城七贤之一王汝训是我们的先辈,官至工部尚书,族人称“官爷爷”。父亲的兄弟姊妹都没念过书,可能是爷爷良心发现,也由于他自己的执着要求,父亲读了三年书。日本鬼子一来,就读不成了。

  父母养育了我们7个儿女,忠厚勤学的家风对我们影响很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家里就挂着两幅破旧发黄的对联:“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居家莫如为善好,教子还是念书高”。父亲常说:“人生在世,耕读二字”、“庄稼人的孩子,只有念好书才有出息”、“学一个字就等于往兜儿里装一块钱”。尽管家境很困难,男孩女孩都叫上学。我的大爷王林太也非常重视孩子的培养,在老人们的教导下,考上中专1人,大专2人,本科2人 ,研究生1人,博士1人。

  我至今难以想象,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不做一分钱的生意,日不进分文,也毫无其他经济来源,是怎样供这么多孩子上中学、上大学的!父母亲能吃苦,敢担当,什么活都不甘落后。总是天不亮就起床,黑天以后再收工做晚饭,吃晚饭时,常常有弟妹就困着了。过秋过麦有时忙到下半夜,也从来不耽误孩子的学业。

  父亲种庄稼种菜是内行。当时生产队分给每户几分“自留地”,这里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记得常常一大早,父亲就在井口上架起辘轳,从十几米的深井里,把水一斗一斗地提上来,浇进菜地里。深秋的黎明,父亲穿着单衣,仍然满头是汗。有时井里的水被提干,能看到井底的泉眼突突地喷水。父亲说,一棵白菜,没有30斗水是长不成的。天亮后,生产队上工的钟声一响,父亲接着再去生产队干活。

  我们家种的金瓜、白菜、白萝卜等瓜菜都长得出色,父亲常用人力车拉着到周边集市上去卖。总是五更天出发,到半下午回到家再吃饭,来回20公里左右,大半天竟然不吃饭。后来落下胃病,和这有直接关系。记得有一次,父亲带着我去莘县卖金瓜,中午买了一个烧饼给我吃,他自己饿着竟舍不得买!当时的烧饼才一毛钱一个。

  全家9口人,两个劳动力,日子艰难可想而知。鸡蛋从来舍不得吃,喂的羊和猪都成了我们的学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常常是煮好了一锅菜,见母亲用筷子顺着油瓶口点入几滴油,使锅里漂着油花。当时我正上小学,村子里榆树叶子吃光了,母亲把杨树叶子在缸里泡两天,去去苦味蒸窝窝;榆树的树皮剥下来,切断晒干磨成榆皮面,掺在地瓜面里擀面条;槐树花、棉花种子、玉米芯制成的淀粉都成了家里的饭。吃了槐树花肿脸,吃了棉花种子大便困难。父亲说,日子多苦,书也要读下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儿女一天天长大,衣服一天天变短,都是大孩穿完小孩穿。直到1981年,家里还买不起鞋,妹妹春兰上初中时,冬天穿的是姐姐的旧棉鞋,底子是有洞的,走在雪地上都进雪,只好垫上麦秸取暖。直到高中毕业我没穿过衬衣,家里2-3人合用一条被盖,破旧的席子下铺的是谷草。

  7个孩子上学,到交学费时总是发愁。我忘不了母亲到处借钱的情景,而且常常是跑了几家都未必借到。母亲当时的难为情深深地刻在我脑海里,终生不忘。长大以后也舍不得花钱,大概是因为这种烙印太深了吧。

  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不让孩子失学,父亲母亲想了许多办法,比别人的父母受的罪多。

  当时村里有人用人力车跑黄河以东拉石头、拉沙子,父亲也加入其中。来回一趟5天,劳动强度很大。下黄河大堤时,有一次把握不住巨大的惯性,出现危险,幸亏院中叔叔王玉新及时出手,才转危为安。1965年冬,下着小雪,他们的车队被困在东阿县铜城,父亲累得吐了血,但始终坚持拉到家,进家就病倒了。

  为了增加收人,父亲求亲告友去学习种植黄烟的技术,在村里第一家种烟叶成功,收人比种粮食翻了一番,发了“烟财”,但劳动强度大了。父亲说:“只要能多收人,我不怕累。”之后,乡亲们群起仿效,有来学技术的,他有求必应,村里一时成为黄烟生产集中地。后来“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叫种经济作物,大会上点名批判,父亲都默默地承受了。

  父亲脾气大,很有性格。1963年7月,我考上初中,通知书上叫交学费书费12.5元,家里拿不起,看父母作难,我说“不上了!”父亲立刻大怒:“什么?不上了?你再说一遍!”在母亲的保护劝说下,我跑了才算完事。

  1969年初冬,挖河出工排到父亲。他正牙疼厉害,脸肿得老高,都说不能去。但找人替班要出钱,家里拿不起,他说声“能去”就出发了。在河上病情加重又被送了回来。当年我19岁,在聊城三中上高中,决定请假替父亲顶班去挖河,父亲说:“也行,摔打一下有好处。”在挖河的26天里,我懂得了什么叫吃苦,学会了怎样面对困难和矛盾,那都是在学校里学不到的知识,叫我一辈子受用无穷。

  “人过四十不学艺”,但为了养家糊口,父亲48岁又去拜师学习编箩筐。冬闲变成了冬忙,总是编筐到深夜。常常是我睡醒一觉了,看见父亲还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编筐。有件事记忆尤新,春节大年初二的中午,村里人都在串门喝酒放鞭炮,父亲在院子里却编起筐来,手冻得红红的,冻裂口的手指上缠着白胶布。邻居们打趣说:“你家忙得连年都没有了,哪有大年初二就干活的!”

  父亲分析和处理问题颇有远见。1980年,四弟登忠参加高考落榜,因英语成绩好被录取到县师范的“小中专”。农村的孩子考上小中专就不错了,都是高高兴兴去上学。但父亲说:才16岁,成绩好有潜力,“小中专”别上了,明年继续考大学吧。于是登忠放弃了中专录取,到聊城一中复课,第二年考上了山东医科大学本科,又考上研究生,又考上北京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的博士,又去了加拿大。

  父亲教育孩子独有一套办法,冬天我们给炉子加煤球,他说:太早,烧透了再换。每个煤球多烧一分钟,能节约多少煤?妹妹做凉菜把黄瓜皮削掉,他说:不要削皮,带皮一样吃,听说还有营养。一直到80多岁,父亲不叫出去卖馒头,坚持自己家里做,他说:好吃放心又节约,还锻炼身体。每逢孩子回家,他总是问这问那,或肯定或批评,总有收获。我在教育儿子方面不得法,父亲多次批评指正;三弟登山开大车跑山西有危险,及时进行了调整;四弟登忠出国加拿大以后,父亲一直不放心,临终还对我说:“你想着叫他回国。”

  父亲一生都处在家庭经济重压的愁苦之下。1992年秋,66岁的父亲积劳成疾,身体开始变差。我们把二老接到城里,父亲闲不住,在向阳居委找了个看大门的活。习惯性地每天坚持早起,打扫院子烧水擦桌子,居委的领导同志们都夸勤快。在居委这几年,父亲通读了原版《三国演义》和《杨家将》、《罗成演义》等书籍。他曾讲过一个笑话: 刚来聊城时,半夜里给牛添草的时间到了,他起床就去添草,看到窗外的一排排路灯,才忽然想起这是在城里了。

  等我们都能挣钱的时候,父亲却病倒了。2009年2月19 日,父亲因肠胃病住院做了手术,手术是成功的。术后的时光,我们都尽量多地陪伴父亲,去看了黄河、景阳冈、狮子楼和冠县梨花等一些想看的地方。后来病情恶化,于2009年8月15日(阴历6月25日)上午10时约50分,在家中祥和地闭上了眼睛,享年84岁。

  ( 二 )

  母亲生于1926年1月17日,今年92岁,身体健康。我记事起一直叫王李氏,换二代身份证时,才起了个名字叫李秀芝,母亲高兴地说:“老了又有名字了。”

  年轻时,母亲是纺织的好手,纺线、浆线、染线、织布,昼夜不断咔嚓咔嚓投梭的声音,伴我们入梦,又伴我们醒来。织布机伴随母亲30多年,织出了我们的书本费,织出了我们的铅笔、橡皮……还有我上大学时,为我包行李的那块花格粗布单子。由于父母勤劳能干,使全家不但能吃饱,还买了台缝纫机,这是值得骄傲和纪念的。母亲又创出了一条养家糊口的新路子,用缝纫机做自行车上挂的“布搭子”和座套,到沙镇集上去卖。记得母亲说:“艺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有好处。”

  母亲没上过学,居然知道上学很重要,她就是吃再多的苦,也要供孩子上学。村里许多人不理解,讽刺挖苦的话常有:“你们吃苦受罪活该,儿女一大群却不叫干活”、“你以为大学是你们家办的?想上就能上?!”…… 这些都丝毫没有动摇父亲母亲的坚定信念。多年之后,亲戚乡邻又异口同声地夸奖有眼光、有远见,那是后话。

  母亲聪慧好学,记忆力很好。小时候村上听说书的,她总能记个大概,如《呼延庆打擂》、《白金庚私访》等评书,她都能大段大段地讲下来。我的学前教育主要是母亲给我讲这些故事。晚上,母亲一边纺线一边讲,我睡在被窝里听困为止。那些生动的情节吸引我喜欢上了小人书和文学书。这应该就是我爱好文学的启蒙吧。我的亲身体验证明: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比学知识更重要。在小学阶段,养成一个爱学习、好看书的优良习惯,往往能影响一生。后来看古文才对上号,这大概叫“授鱼不如授之渔”。

  母亲善于动脑筋,记得小时候,邻居家的孩子肚子疼,母亲在鼻孔里给扎一针就能好。有一次,家里老母鸡吃了带农药的麦种,满地打滚眼看就不行了,母亲拿刀在火上烤一下就拉鸡嗉子,挤出毒物清洗缝合,竞真的救活了。

  在生产队年代,我家年年缺工分,年终决算总要向队里交钱。当时要交出100多元钱简直是天文数字。我家拿不出,就要扣口粮。生产队把应上交的工分款对口到余工分的农户,人家三天两头上门来要。父母说,那是我们家每年最难过的一段时间,压力很大。拼凑不够,就靠母亲的娘家接济一些,然后再四处求亲告友去借。每当说到这一段,心胸开阔的母亲也只是摇头叹息。

  家里日子虽然苦,但仍比较乐观,记得父亲劳动归来时,常哼着河南坠子,虽然有些跑调儿,但他唱得自信自豪。母亲更是把苦日子编成顺口溜教给我们:“家住王楼庄,人穷志气长,地瓜面儿是细粮,鸡腚眼子是银行……”我们兄妹几个就是在这种且苦且乐的环境里长大的。

  母亲90岁以后视力变差,后来一点看不见了。选用进口晶体做了白内障复明手术,重见光明。全家人高兴地过年似的,母亲说:像又活了一回。

  ( 三 )

  父亲一生爱劳动爱学习,很少见他闲一会儿。他常说:“活到老学到老,人到八十要学巧。”遇到不认识的字,总是查字典或写在地板上,儿女回家,他就像小学生一样请教,去世前几天还在看书。

  父亲善于思考,善于总结,他总结的有些话,挺有道理,例如: 要手不释卷,一天不学习就落后;人的诚信就像树的根,丢了就没法生活;忠厚老实人长远,干坏事招报应;人不怕犯错,就怕不改错,改了就是好人;朋友是吸引来的,不是拉拢来的,交友只求质量,不求数量,不交酒肉朋友。

  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又是伟大的。他的身上,有着无数中国父亲的缩影。他传统守旧,但一辈子都恪守着做人的良善和教子的尽责。父亲节俭甚至吝啬,但当儿女买房时,他总是把省吃俭用的每一分钱部拿出来,毫不犹豫。父亲一辈子都在奋斗,为了家人,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孩子,但唯独忽视了他自己。默默奉献不讲回报,不知道享受。拼了命也要供孩子上学,而且颇有远见。作为一个农民,在偏僻落后的农村,能有这样的精神和境界,并能百折不挠地坚持做到底,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退休以后我才明白,世上最美好的事情是孩子已经长大、父母依然健在,我们有能力去报答。但我唯一有愧的是对不起父母,没条件时没有照顾他们,有条件了也没有照顾好他们。

  敬爱的父亲,您放心,您开创的“忠厚勤学”的家风,我们会继承下来,传承下去。

  敬爱的父亲,安息吧。

  如今的孩子们看这些文字,天方夜谭一般。但是孩子们,这都是真的,是前辈人艰苦奋斗的真实记录。了解一点家庭的奋斗发展史,对你们的成长和成才是有好处的。

  二〇一八年二月一日

  军 魂

  以前说起军魂,总是很抽象。最近听军事专家讲实战,军魂豁然清晰起来。

  电影《英雄儿女》塑造了王成的英雄形象,他高喊着“向我开炮”与敌人同归于尽。而现实中王成的原型现在还健在,他叫蒋庆泉,当时被炮火的声浪震得昏死过去。后来,战地记者胡鲁辗转全国寻找这位英雄,终于在锦州一个边远的农村找到了他。当地农民很震惊,整天在一块干活的老伙计竟然是个大英雄!组织上对他说:“你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满足你。”他说:“我一点要求也没有。如果提要求,就给我补发一个抗美援朝战争的参战纪念章吧。”颁发纪念章的场面非常感人,台上台下哭成一片。蒋庆泉老人已经80多岁,迈着矫健的步伐登上主席台。他的老首长23军原政委裴周玉,已经100多岁,由两个战士搀着,也颤颤巍巍地来到台上。蒋庆泉向老首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高呼:“报告政委,你的战士蒋庆泉来向你报到!”当把纪念章戴在蒋庆泉胸前时,两位九死一生的老人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这就是我们的英雄,祖国一声呼唤,又来向我们的党、向我们的军队报到了!

  在抗美援朝作战中,我们志愿军20军58师,派出两个连的兵力到长津湖附近的水门桥高地设伏。后续部队上来时,发现两个连的兵力全部冻死,但他们个个都手握钢枪,成战斗姿态,枪口全部对着公路。这在近代战争史上留下了一个精典的悲壮场面。打扫战场时,上海籍烈士叫宋阿毛的上衣口袋里有一个卡片,上面写道:我爱亲人和祖国,我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哪怕你把我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这就是我们志愿军的英雄。

  国防大学教授李刚林,去加拿大探望上学的女儿。没想到刚住下不久,附近小镇上一个老板要请他吃饭。教授问:我们素昧平生互不相识,为什么要请我吃饭?老板说:我了解到了,你是中国国防大学的教官,我要向你请教,这是窝在我心头几十年、无人能破解的一种情愫。我是当年朝鲜战场上参加长津湖战役的一名美国老兵,是重机枪手。我的对面就是你们的志愿军的战士,他们几乎都被冻僵了,仍然前赴后继地冲锋,我拿重机枪向他们扫射,第一排打倒了,第二排又上来了。你们这支军队,你们这个民族,具有这种一往无前不怕死的精神,这样的部队和民族,是根本无法战胜的。我今天请你吃这顿饭,就是要向中国军人表达一种敬畏之情。

  ……

  要认识一棵树,何必摘下所有的叶子。

  军魂是忠诚铸就,是鲜血凝成,是强军之本,是强国之基。必须要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绝不能在我们这一代出现断层!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本月热门美国高中
文章附图

晨曦基督教学院由Robert D. Lindsted 博士于1983年创建,是堪萨斯州最著名的教会学校之一,也是威...

文章附图

伍德斯塔克学院建于1801年至今已有超过210年的历史,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高中之一。学校位于美国富人州康涅狄格州东...

文章附图

蓝带学校堪萨斯州排名前三顶级富人区学校简介独立学院建于1980年,是堪萨斯州3所蓝带学校的其中一所,也是威奇托及其...

文章附图

阿莱玛尼主教高中建于1956年,是洛杉矶郡的一所超级热门校,仅9~12年级就达1500余人,是一般学校的2-3倍...

文章附图

雷克瑞奇学院建于1963年,是克利夫兰西部最好的独立贵族学校。该校无论从硬件、资源、学术、艺术各方面看都绝对是美...

文章附图

西西纳纨念高中建于1953年,是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一所炙手可热的大学预备校。该校的教学宗旨是“以学生为本”,非常...

快速定制服务

快速定制服务

UESS电话:(周一至周五 9:40-18:40)
010-5351878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西区12号楼604室

E-Mail : vivian.yang@uess.cn kinnie.liu@uess.cn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UESS美联高中)是一家专注低龄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作为美国高中留学的先行者之一,致力于为国内广大低龄留学生提供美国私立高中,美国高中留学,美国高中寄宿家庭等服务,想要了解美国高中留学费用,美国高中留学条件等问题,请关注UESS美联高中留学,此外,还为高中留学美国的中学生及家长提供包括美国高中排名等一系列专业的教育管理美国高中留学新闻资讯与服务。
微信关注UESS美高留学
了解更多美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