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客服,或致电UESS-010-53518789,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UESS在美地区专属管理员可以直接对接学生、家长、机构,学生住家,学校以及UESS各办事机构。学生在美期间有任何问题,包括紧急情况,学校都可以24小时联系管理员处理解决。同时,UESS在美管理员都有多年多年在美生活经历,对当地情况都非常了解,可以妥帖恰当的紧急情况发生时代学生家长来招呼孩子。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男人拒绝不了这种女人,看看你身边有没有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2-24 13:53作者:admin来源:美联高中留学网址:www.uess.cn

  第1章 春梦吗?

  怀瑾总觉得脖子有些痒痒的,感觉很是微妙,她很努力想要睁开眼来,但就是提不上力气。

  身体陡然一轻,她闷哼了声,下一秒,有柔软的东西瞬间覆上来。

  她的身体就像被人瞬间用力打开了一样,怀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空虚的感觉被填满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这种感觉,陌生却好似在很久之前也体会过。

  难道是真的,被好友说中了吗?

  结婚3年,从未有过性生活,所以现在开始想入非非,做起春梦了?

  她的身体颤抖起来,可那刺激的感觉,潮涌般,不断冲刷着她的理智和底线,她再也忍不住……

  “这么敏感?”

  一道低沉沙哑的嗓音,缓缓钻入了自己的耳蜗处。

  怀瑾身体一僵,来不及消化,那声音又忽而凑近了她的颈项,灼热的气息,竟是如此的真实,“嗯?很喜欢么?放松,我会让你舒服。”

  ……

  现在,做个春梦都是这么真实的么?

  看来她真的是,饥渴了,怀瑾唾弃着自己,脑洞太大了,分明在这方面很是生涩,毫无技巧,哪怕是经验,也只有3年前。

  只是那样黑暗的一夜,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享受,但此刻……

  这该死的感觉,酥酥麻麻,让人难以抗拒。

  她喉头干涩发痒,想要说的话,哪怕是卯足了劲儿,也是无法开启嘴来,说出半个字。

  **

  “陆总。”

  天还未亮,秘书就已是等在了门口,大概也意识到,吵到了陆总的睡眠,面前身材挺拔的男人,精致的五官完全暗沉着,他十分谨慎开口,“抱歉,打扰到陆总您休息,但A市那边来了电话,说是,老爷子突然身体抱恙,还点名让您回去一趟。”

  陆其琛黑色的发丝微微有些凌乱,虽是在睡梦之中被人叫醒,但那双深邃的眸子,却炯炯有神,带着一种凌厉的气场。

  男人薄唇微抿着,长眉略略一挑,气场盛人,“身体抱恙?”

  “是的,而且……顾老爷子那边已经直接帮您预订了机票。”

  陆其琛嘴角微微一沉,顿了顿,才道:“你直接告诉A市那边,我后天回去。”

  秘书不敢有异议,“是,陆总。”

  等秘书走了之后,男人再无睡意,侧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大床,洁白的床单,床被,中间有一只白嫩的脚踝暴露在空气之中。

  男人眯起眸子,喉结微动。

  昨天晚上的记忆自然就不断回了自己的脑海里。

  他失控了。

  他俯身,双手撑在了身侧女人的两边,等自己完全看清楚这张沉睡中的五官的时候,男人五官微微一凌。

  怎么是她?

  **

  怀瑾猛然惊醒的那瞬间,她下意识伸手,抚住了自己的颈部。

  胸口剧烈起伏着,如同是缺水的鱼,这会儿才可以感觉到那稀薄的空气,逐渐吸入肺腑,终于是缓过来了。

  刚刚是在梦里,被人掐住了脖子,那种感觉,特别的真实。

  怀瑾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低头的瞬间,又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酸涩难忍。

  她敞开了手臂,稍稍活动了一下,想要翻身下床的时候,才猛然惊觉到,自己身上是……一丝不挂?

  她如临大敌,身体一晃,堪堪扶住了床头柜,下一秒,她想到了什么,脸色爆红!

  刚刚做梦,梦见有人追杀自己,掐着她的脖子,一直喊着让她去死就算了,她现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她似乎,还做了一个春梦。

  可……难道不是梦吗?

  为什么她现在竟是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而且很明显有一块块的暧昧痕迹。

  怀瑾连忙抓过一旁的外套,披上了之后,快步走到了洗手间。

  其实她是知道自己在酒店的。

  因为今天下午2点的飞机回A市,昨天和思静一起喝了不少的酒,当时自己迷迷糊糊的,但依稀是记得,特地在附近的五星级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怀瑾本不是什么大手大脚的人,最近这里刚刚发生过酒店命案,她无奈之下,才会甘愿宁可多花点钱,也要住保险的酒店。

  但是昨天,是思静和自己一起住这里的吧?

  “…静静?”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自己太过饥渴了?昨天那个梦……其实她现在一想,都觉得相当真实,而且,梦里的那张俊容……怀瑾不敢深入多想。

  一颗心砰砰跳着,有些画面,总觉得还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衣服,身体的痕迹,都是……自己造成的么?

  不过叫了半天,怎么都没人回应她?

  “静静?静静你在吗?”

  这房间一共也就一个卧室一个洗手间,李思静是不在?

  才这么一想,手机就来了电话,说曹操曹操到,她连忙接起来,“静静,你人呢?”

  “我早离开酒店了啊,看你睡得那么熟,就没叫你了,你的东西我都帮你整理好了,晚点我让人给你送到机场,我担心你飞机迟到了,你一会儿直接去机场吧。”

  怀瑾咬着唇,始终都觉得,身体酸楚,尤其是双腿间某个地方……

  她想想又觉得不可思议,但最后还是没忍住,“静静,昨天晚上,我……”

  “你怎么啦?”

  “嗯,就是说,昨天晚上……你睡我边上的吗?”

  “没有啊,我把你送到了酒店之后,我就走了,怎么了?”手机那边的人好似想到了什么,立刻就说:“不会是遭贼了吧?那可是五星级酒店,安全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是。”怀瑾立刻就否定,“没什么,我就是顺嘴问一句。”

  挂了电话,怀瑾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她内心深处还是偏向于,自己不过就是做了一个春梦吧?

  她可不希望那是真的……因为她已经结婚3年了,虽然婚姻不幸,但婚内出轨这种事,她是绝对不想沾的。

  简单收拾了一下,她就直接去了机场。

  上飞机之前,怀瑾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尤其是上洗手间的时候,颈部一处的暧昧痕迹,若隐若现,想着晚上到了A市还得要见人呢,她赶紧临时找了一块丝巾出来,稍稍遮挡了一下。

  第2章 陆其琛?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怀瑾是真挺累的,大脑涨疼,迷迷糊糊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触景生情,想到了3年前的一些过往。

  她在A市,可是鼎鼎大名秦家的大少奶奶。

  秦家大少爷秦正阳,那是出了名的纨绔少爷,而且很是嫌弃自己,和她结婚3年,现在算算,她在国外的3年时间里,和自己的丈夫一次都没见过吧?

  当年为什么要和秦正阳结婚?

  怀瑾自嘲笑一笑,还不是为了钱。她没有办法,当时的她,没得选。

  其实说起来,3年前那个晚上,她当时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梦里有一张模糊的男性脸庞,她一直都不认为那是秦正阳,因为她上学的时候,就认识秦正阳了。

  他们以前还是朋友。

  想都不敢想,她睁开眼的时候,伴随着记者的涌入,她竟是和秦正阳躺在一张床上。

  当时的秦正阳正是在上位期间,而秦长风是完全支持他们结婚的,所以一个迫于家族事业,而怀瑾呢?

  当时妈妈身体有问题,需要大量的医药费,她一个穷学生,书都要读不起了,哪还有选择的余地?

  秦长风找上她的时候,告诉她,“只要愿意嫁给正阳,所有的一切都不用担心,包括你的学业。”

  她和现实低头。

  只是,她被嫌弃了3年,就连新婚宣誓的时候,秦正阳冰冷刺骨的声音,到了如今,依旧历历在耳——

  “就你这样的女人,也配当秦家的少奶奶?你想嫁给我,是不是已经想疯了?”

  “顾怀瑾,你对得起唐钰吗?”

  “我告诉你,就算我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我也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你就等着守活寡吧!”

  ………

  怀瑾深吸了一口气。

  侧头看了一眼窗外,云朵七七八八挂在外面,如同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她美眸微微一眯,心里默念着——

  秦正阳,你估计都快忘记我长什么样了吧?

  不过没有关系,这次回去,我就会成全你和唐钰,主动提出离婚。

  **

  A市,入夜时分。

  鹅黄色的吊带真丝睡裙,包裹着女人妙曼的身姿,茶色的长发微微有些卷,夜色之下,透出慵懒妩媚的韵味儿。

  女身体就这样散漫倚在阳台的护栏上,夜风吹来,裙角飘飘,背影透着一种凄美又无限旖旎的味道。

  只是夜风之中,她清冷的嗓音,却不怎么温柔。

  “办好了是吗?嗯,按照我之前的吩咐,把照片都弄出来,尾款会到你的账上,你要回来,还是要继续留在那里,随便你自己选择,但记住我的话了么?…很好。”

  电话刚一挂断,就听到阳台的移门被人刷一声打开。

  女人已是完美收敛起脸上的表情,一转身,撞入男人结实的胸膛口。

  她声音柔软,“刚刚是你父亲来电话,是吗?”

  秦正阳五官凌厉,身材挺拔,眉宇之间却是有着一股不羁的味道,“嗯。”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就是正好听到了,是她……回来了吗?”

  秦正阳挑起长眉,“宝贝,你说谁?”

  唐钰就是那种属于五官精致的女人,大学的时候,是学校出了名的校花,那时候秦正阳和她是一同一个学校的,秦正阳是她的师兄,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其实那几年,他们恋爱关系一直都很甜蜜,如果不是之后出了意外的话,现在秦家的少奶奶,就是她唐钰。

  而不是那个,挂了名整整3年的女人——

  “顾怀瑾啊。”唐钰皱眉,脸上写着不悦,但一副努力去克制的样子,“你还想瞒着我吗?”

  秦正阳就是喜欢,她有什么都会和自己说的态度。

  果然,男人并没有生气,大掌温柔地抚了抚女人的长发,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就将她朝自己的怀里压,“她来不来,有什么关系?”

  “可是……”

  “可是什么?她回来了正好,3年前刚一结婚,她就跑去国外,要不是家里的老头子给她当靠山,我有可能会纵容她拿着我们秦家给的钱,在国外吃喝玩乐?现在回来了,也是时候好好算一算这笔账了。”

  唐钰心念微微一动,这3年来,哪怕是拥有了秦正阳的宠爱,却始终都得不到秦家少奶奶这个位置,其实她什么都不缺,一个头衔而已,却已是成为了她心中的执念。

  她不服气。

  她认定了当年的顾怀瑾就是一朵白莲花,一边和自己说着,对正阳没有任何的企图,一边却……破坏他们的关系。

  得到了秦家少奶奶的头衔之后,就施施然出国,在英国潇洒了3年,什么好处都让她给占了,现在回来了,是应该好好算一算总账了。

  “毕竟曾经我们都是朋友。”心里如是蛇蝎,嘴上,却依旧是善良大度,“等她到了,我也想见一见她,和她好好谈一谈。”

  秦正阳蹙眉,“有什么好谈的,我还怕她伤害到你。”

  唐钰微微一笑,“没事的,有事的话,我就打电话给你呀,正阳……”她娇滴滴一声呼唤,秦正阳眸色顿时暗沉几分,“你抱我好紧。”

  秦正阳邪魅一笑,直接就将人打横抱起来,走进房间丢在了床上,“怎么我觉得是你在勾引我呢,嗯?”

  “正阳,讨厌啦……”

  “你明明很喜欢。乖乖的,我好好疼你。”

  “那你今天晚上,别回去了好不好嘛。”

  “好,不回去。”

  ………

  秦家。

  “少爷的电话打不通?”秦长风脸上都是温怒,管家已是打了好几通电话,但秦正阳那边一直都不通。

  秦长风冷哼一声:“继续给我打过去,让他今天晚上一定要回家!不知道明天少奶奶要回来了么?”

  楼梯口这个时候传来一阵嘲讽,一阵略略有些刻薄的女声插进来,“不就是一个顾怀瑾要回来,瞧你紧张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的妻子要回来了。”

  秦长风脸色陡然一变,厉声呵斥,“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口没遮拦,就是你这样当妈的,才会让正阳越来越目无尊长!”

  “呵,所以呢?所以你就让你的那个弟弟回来好压迫你的儿子?”女人大概是40几岁的样子,不过看得出来,保养得不错,只是五官突出显得很是锋锐的感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秦长风,我看你真是疯了,你竟然让陆其琛回来,这么大的事,你和我商量了么?”

  陆其琛?

  刚刚从机场回来的顾怀瑾一时,有些尴尬地站在了客厅的正门口,本来到了嗓子眼里的那一声“爸爸”也卡在了嗓子眼里。

  第3章 艳照门女主

  她本来是要明天上午才会到的,不过因为到了机场飞机临时改了航班的问题,所以提前了。

  怀瑾是不想麻烦秦家的人,就自己打车回来了。

  这个时间点,秦家的佣人还都没发现少奶奶回来了,一路走进来,正门口,花园都没佣人在,结果到了门口,就正好是听到了秦长风和她的婆婆,穆琳染争执的声音。

  就是这个陆其琛,她似乎,也没听说过,公公还有一个姓陆的弟弟。

  里屋两人还没有发现门口站着的人,秦长风很快就说:“你胡说八道什么,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太好,你不知道吗?何况其琛他,早晚是要回来的,你耿耿于怀什么?他回来也没什么不好的,公司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你的那个宝贝儿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和那个……怀瑾,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长风说到激动处,眼角余光一扫,竟是见到了门口拉着行李箱的怀瑾,连忙打住,“你回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们?好让司机去接你啊。”

  穆琳染顺势朝着门口望过来,自然也是看到了怀瑾。

  不过和秦长风比起来,她脸上可丝毫不见什么热情欢迎,有的都是浓浓鄙夷和厌烦。

  怀瑾都习惯了,没朝心里去,笑吟吟上前,“爸爸,妈妈,我就是临时改了航班的关系,反正我们家距离机场也不是太远,我就自己打车回来了。”

  “回来就好。”在秦家,的确也就只有秦长风对怀瑾的态度最为可亲,他上前,让佣人帮怀瑾拿着箱子,又吩咐下人,“赶紧的,带少奶奶上楼去,房间都整理好了吗?”

  佣人回,“是的,老爷,上午都已经整理好了。”

  “怀瑾,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去洗洗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怀瑾的确是有些累了,当然称好。

  不过上楼的时候,经过穆琳染的身侧,她都来不及打个招呼,这个婆婆就趾高气扬地快她一步上了楼。

  还是秦长风考虑到她的感受,又妥帖安抚她:“别和你婆婆一般见识,她今天心情不太好,你先上去休息休息,那个……正阳他,公司有点忙。”

  怀瑾哪会不知道?

  其实在国外的时候,也经常可以看到秦正阳的新闻,这个秦家的大少爷,吃喝玩乐样样都来,花边新闻也挺多的,但女主,一般都只有一个——唐钰。

  估计自己离开的3年里,他和唐钰的感情,该是更好了吧?

  上了楼,佣人带她去的自然是当年结婚的新房,不过一进房间,怀瑾就知道,这里,肯定是没住过人,她倒一点都不觉得落寞,这么清清爽爽的,她还求之不得呢。

  她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还不出现认床的迹象,估计是真的累了,直接就睡着了。

  怀瑾是被脸颊一阵刺痛的感觉给惊醒的。

  有什么东西生生打在自己的脸蛋上,她闷哼了声,睁不开眼,因为有东西挡着了她的视线。

  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一道凌厉讽刺的男声,在自己的上方响起:“顾怀瑾,你很厉害啊,偷人都偷到国外去了,怎么,3年我不满足你,你就到处找男人厮混?”

  这声音,说实话,怀瑾是真觉得有些,陌生。

  但隐约的,怀瑾又好似能猜出来,声音的主人是谁,脸颊被刮得生涩,她伸手一抓,似乎是抓到了照片……之类的?

  她直接将那些脸上的照片拿下来,眼前逐渐有了光亮,赫然出现的那张男性脸庞,正以一种绝对俯视的姿态,看着她。

  这个人,可是自己的丈夫呢。

  其实结婚之前,她偶尔见到了他,还会甜甜叫他一声“正阳哥哥”。

  那时候,他还是自己的学长,两个人的关系比较淡薄,不亲密不疏远,偶尔会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而现在……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是完全的嫌恶。

  看来3年的时间,他对自己的反感程度,丝毫不减。

  怀瑾睡觉也幸亏是有穿睡衣的习惯,但他们婚后,并未见过几次,更不要说同房了,她多少是有些不太适应,拉扯着胸前的被褥,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了一颗脑袋,拧起秀眉看向床边站着,气场凌人的男人。

  “我还没有起床,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可以吗?”不知道叫他什么比较合适,她跳过了称谓,也没手腾出来去拿照片看个究竟。

  秦正阳见她竟还对自己一副防狼的样子,嗤笑着眯起眸子,“装得还挺像的,顾怀瑾,你这个荡妇!不如好好看看这些照片,再决定是不是要装清纯。”

  怀瑾心头微微一动,总觉得有什么大事不妙。

  秦正阳让自己看的照片都在床头柜上,七七八八散落了一地,她侧头一看,就可以看到有几张照片……

  怀瑾心陡然一沉,因为已是看清楚,其中几张照片,都有自己……一丝不挂?躺在……男人的身下?

  她如临大敌一样,什么都顾不上,弯腰就去捡照片,随手抓起来几张看,果然都是!

  怀瑾脸色巨变,一张一张全都捡起来看,几乎都是差不多的,角度不一样而已,但她……却好似一瞬间成为了“艳照门”的女主。

  那里面,不管是痛楚,享受,或者是……放荡的表情——

  都是属于她的,而照片里,那个占有她的男主,却始终都看不清楚正脸。

  怀瑾心尖猛地颤抖起来。

  她竟是瞬间想到了,自己回国之前做的那个梦。

  ………

  “要不要解释解释?”秦正阳见她许久不吭气,自然更是笃定了这些照片的真实性,当然,铁证如山在了,她还敢狡辩?

  “不过你也不需要解释,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顾怀瑾,你倒是好能耐,3年前上了你的男人也不是我对不对?你让本少爷帮你背黑锅,你这个荡妇!”

  3年前……

  怀瑾被他一口一个荡妇说得脑袋要发胀,她不是包子,当然是要反驳,“我不知道这些照片你哪来的,但我现在要说的是,我没做过,你总觉得我3年前设计陷害你了,我也是被陷害的人!”

  第4章 还不快和你叔叔打招呼?

  “你拿着秦家少奶奶的名义,吃喝玩乐都是秦家给的,还要养着你的那个药罐子母亲,你敢说你被人陷害?”

  “麻烦你说话放尊重点!”侮辱她就算了,她不允许他还侮辱自己的母亲,那难道不是他的长辈?

  秦正阳冷哼,“尊重是要对人,你就是一个小荡妇,你让我尊重你?”

  “你——”

  两人正争得面红耳赤,大概是因为房门没关上,家里的佣人忽然在外面叫了一声:“少爷,楼下陆先生到了,老爷让你们赶紧下去。”

  怀瑾哽着一口气还没咽下去,听到“陆先生”3个字,更是有些消化不良。

  哪个陆先生?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但那种不安的感觉,怎么越发强烈?

  秦正阳似乎对这个“陆先生”,也是一脸不满又不屑的样子,怀瑾看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侧头看了她一眼,冷冷道:“这件事还没完。顾怀瑾,我告诉你,我虽是不屑碰你一下,但你公然给我戴绿帽子,你看我,会怎么收拾你。”

  丢下这些话,男人拂袖而去。

  门口站着的佣人犹豫了一下,才上前,对还处于怔忪状态的怀瑾道:“少奶奶…那个,老爷特地吩咐了,陆先生是少爷的叔叔,也就是您的叔叔,让您起来了之后,赶紧下去打个招呼。”

  叔叔……?

  怀瑾这才隐约想起来,昨天自己回来的时候,好像是有听到自己公婆在客厅吵,似乎就是说道了什么……陆其琛?

  但,这个是表叔吗?不然的话,秦长风的弟弟,也不应该是姓陆吧?

  “我知道了。”

  其实秦家的佣人也不是多看得起怀瑾的,她就是离开了3年了,更是有一层陌生,但这些怀瑾都不太在意。

  刚刚秦正阳闹了一下,也不知佣人是不是已经偷听到了什么,怀瑾心里已经是做好了准备,估计是没多久,整个秦家都会传遍。

  但秦正阳那样好面子的人,这事顶多就只是在秦家内部传。

  等佣人走了之后,怀瑾重新拿起了那些照片,仔仔细细对比起来。

  镜头都处理得很好,这照片,似乎不像是什么PS合成之类的,而且那照片里的自己,她为什么总觉得那些表情,动作…也不陌生?

  怀瑾心头一阵阵冰凉的感觉,因为她不自然的想到了,回国之前的那一晚。

  脖子上的痕迹已消退得差不多了,但其实洗澡的时候,她还是可以看到,大腿根部都有一块红一块紫的印记。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当时不是一场梦,现在再看看手里的这些照片,怀瑾如同是骤然跌入了深渊之中,岂止是措手不及的感觉?

  完全就是粉身碎骨。

  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翻遍了所有的照片,竟然都是看不到那张男性脸庞?

  怀瑾闭上眼,努力去找点线索,那张脸,若隐若现,却好似可以画出点轮廓来。

  “少奶奶,您还没好吗?”

  门外的佣人竟是没走,大概是见她一直都没出来,又在门口叫了一声。

  怀瑾仓促回过神来,忙不迭将那些照片收拾起来,也不好随便乱放,就直接放进了自己的手袋里,匆匆忙忙洗漱了一下之后,终于是下楼。

  ※※

  楼下。

  怀瑾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已是敏锐察觉到了,这房子的一整个气氛都有些……不太寻常。

  陆先生?叔叔?陆其琛?

  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突然这个时候回来了?而且很显然秦家的人似乎都不太欢迎他?

  是个和公公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

  还是……

  “其琛,你哥也是昨天才通知的我,说是你要回来了,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会愿意住在秦家呢。”

  这怪里怪气的女声,是穆琳染的。

  怀瑾人已经是走到了客厅门口的转角处,看不到里面的人,但声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正收敛了一下情绪要进去,一道低沉浑厚的男性嗓音如同是从另一个世界飘然而至——

  低沉浑厚,说不出的好听性感。

  硬是让怀瑾脚步生生顿住。

  “嫂子无须挂心,我只是过来和大哥打个招呼,不准备住下来。”

  隔着一定的距离,都感觉到,穆琳染被呛嘴之后的尴尬。

  自己的婆婆平常多尖酸刻薄的一个人,这会儿被男人不温不火一句话给呛住,怀瑾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瞬间,还挺暗爽。

  只是这声音,余音缭绕一般,怀瑾也不知为什么,心头竟是咯噔了一下。

  为什么耳蜗处嗡嗡的,一直都在跟着循环这种浑厚稳重的男声……仿佛,似曾相识?

  怀瑾拧起秀眉,觉得自己可能也是疯了,刚刚的事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了吧?毕竟前后不到十几个分钟,她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

  虽然婚姻形同摆设,虽然3年前,她真的不是故意要爬上秦家大少爷的床,虽然她一直都是有苦难言,还莫名其妙被秦正阳嫌弃了3年……

  但这些,她都不在意,也不想解释。

  当年她的确是为了帮助母亲资助医药费,帮助自己的妹妹上好的学校,也可以让自己完成学业,牺牲掉了婚姻,吞下了那个苦药。

  所以她从来不埋怨秦正阳对她的刻薄,哪怕秦家的人对她不好,她也认。

  但这种赤裸裸的艳照,直接摔在了自己的脸上,而她这个女主角,却是毫不知情,她要说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害怕秦家的人会借题发挥,要离婚,至少自己也不能莫名其妙背黑锅。

  这会儿她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你杵在这里做什么?还等着别人八抬大轿来抬你么?”穆琳染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发现怀瑾就站在客厅门口不远处,刚刚被陆其琛堵了一句话,正好没地方撒气,过来就直接一炮,“还不快过去和你的叔叔打招呼,我们秦家来了尊贵的客人。”

  穆琳染这话,显然是有点讽刺的味道的。

  不过这个讽刺,是针对那个叫做陆其琛的…她的叔叔的。

  第5章 叔叔,你见过她没?

  怀瑾也是习惯她这么一副嘴脸,看她现在这样子,估计那照片的事,秦正阳还没来得及告诉她。

  稍稍松了一口气,她还是十分礼貌叫了一声:“妈妈早上好。”

  穆琳染当然是不稀罕,不过怀瑾跟着她一起进入客厅的时候,就发现了,秦长风坐在正上方的位置,边上坐着秦正阳,这儿子随母亲的吧?

  一脸不高兴都写在了脸上,看来这个所谓的叔叔,他估计也不是那么待见。

  豪门世家,多半都有着财产分配的问题,估计也是这个“叔叔”,对他有着一定的威胁。

  怀瑾下意识看向了背对着门口的那半个身影——

  确切来说,是男人的背影。

  他黑发略略有些松软,看得出来没可以打理过,但哪怕是一个后脑勺,发型也是赏心悦目,因为沙发挡住了他的身体,怀瑾这个角度望过去,就只能是看到男人后劲下方一点点。

  白色的衬衣领口外翻,外面是一件深灰色的外套。

  其实能看到的角度就是这么一点点,但不知为何,那个距离自己有一定距离,且还不知道庐山真面目的男人,却是让怀瑾觉得,那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禁欲的味道。

  沉稳,内敛,气场克制得极好。

  原来,不是个中年男人么?

  会不会正脸让人吓一跳?

  怀瑾才这么一想,秦长风就见到了她,对她笑吟吟招手:“怀瑾你起来了?过来认识一下正阳的叔叔,你也该是叫一声叔叔的。”

  被点名了,怀瑾自然是上前。

  前面那个男人,也跟着缓缓侧头过来。

  其实最先看到的,还是男人的侧脸。

  怀瑾前一秒才想着,这叔叔年轻估计是不大的,然而现在看到了男人的侧脸,她是真有些意外。

  英挺的鼻梁,侧脸的线条更是完美,那双眸子,一点点朝着自己的方向投射过来视线的时候,就完全是可以感觉到眸光的深邃,眉眼锋锐,菲薄的唇,微微抿着,那张五官,终于是完全展现。

  竟是如此年轻,看着和秦正阳差不多大。

  怀瑾轻轻吸了一口气,虽不会什么浮夸花痴的外貌协会,却也不得不对这张精致如玉的脸庞,暗暗打分。

  长得是真好看,如果说秦正阳是那种纨绔不羁的帅气,那么这个陆其琛,一股子的成熟韵味儿,扑面而来,驾驭着身上那种浓厚的王者气场。

  她终于是明白,为什么穆琳染会是这么在意,这样的小叔子一回来,自然是要害怕他会争夺秦家的财产。

  秦正阳就看着这个女人,越发来气。

  怎么,看到陆其琛眼都要直了是么?

  果然本性就是淫荡!

  秦正阳的视线又落在了陆其琛的脸上,自己的叔叔是什么个性的人?

  虽然他们关系并不算是融洽,但也不至于是表面的和平都不维持的,前几年自己出国的时候,还找他私下玩过,这人对女人就有一种洁癖一般的态度。

  一般的女人,他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身边似乎也没什么固定的女伴,要说自己的婚姻虽不是他主张自愿的,可陆其琛这个年纪了,没个女人,不奇怪?

  现在倒是好,见着顾怀瑾,就收不回视线了?

  女人如果是有敏锐的直觉,那么男人有时候也不是傻,秦正阳今天一大早收到照片的愤怒还没消退,现在更是怒上加怒。

  这个女人就算是自己不要的,但她有资格给他堂堂秦家大少爷戴绿帽子?

  “怀瑾,这是正阳的叔叔。”秦长风正式介绍,“之前呢,也一直都是在英国的,这次回来,是因为正阳爷爷身体抱恙。”

  英国?

  这么凑巧。

  怀瑾想着自己幸亏也没什么心脏病,否则今天这心跳的频率,真怀疑自己会出事。

  因为她现在就这样正面看着这个陆其琛,她竟是觉得这张五官,是真的似曾相似。

  仿佛是……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其琛,这就是正阳3年前娶的妻子。”秦长风想到了什么,笑着说:“不过当年你也算是喝到了正阳的喜酒,就是那会儿你匆匆去了英国,还没来得及好好和怀瑾打个照面。”

  当年,她和秦正阳结婚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在吗?

  怀瑾下意识看向陆其琛,却是不想,对方也是一脸深沉地看着自己,那双幽暗的眸子,如同是藏着星辰大海,让人一眼就溺毙其中。

  而她夸张的,竟是想到了,楼上所见的那些照片,那个模糊了视角和五官的男主。

  “怀瑾?”

  陆其琛开口,低沉的嗓音,一下就击中了怀瑾的心脏柔软处,她瞳仁紧缩了一下,怎么办,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她真的见过他吗?

  谈他和自己梦里的那个男人,为什么如此相似?

  “对,怀瑾,姓顾。”秦长风在边上附和。

  陆其琛嘴角缓缓一勾,一字一字念出她的名字,“顾怀瑾,唔,名字不错。”

  他就这样看着自己,念着她的名字的时候,怀瑾一颗心更是扑通扑通狂跳起来,一贯对旁人的眼光和指责都比较淡然的她,此刻却是有些莫名紧张,本能地捏紧了手掌。

  “说起来,叔叔你之前也是在英国,有没见过她?”秦正阳插话,问。

  怀瑾秀眉微微一拧。

  什么意思?秦正阳真的是不分场合。

  陆其琛倒是笑一笑,语气坦然,“这个不好说,不过我之前对顾小姐的印象的确不深,也没准我们其实打过照面,却没什么机会说上话,顾小姐是在英国做什么,念书?”

  话题一下子回到了自己这里,怀瑾不得不接呛:“嗯,是的。”

  “什么学校?”

  怀瑾说了一个学校的名字,“我是学法律的。”

  陆其琛交换了一些叠着的长腿,姿态慵懒,“嗯,挺不错的,现在是毕业了?”

  怀瑾点了点头。

  这话题说到了这儿,看着场面就是叔叔和侄媳妇儿很是谈得来的样子。

  穆琳染是看这两人都不顺眼的,但毕竟这么多人在,也不会真的毫无分寸,只是在边上插话:“既然人都到齐了,不如去医院看看老爷子吧,其琛回来不就是为了老爷子么?”

  “我下了飞机之后去过医院。”陆其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话锋一转,“今天我也不想折腾了,晚上我就先住在秦家。”

  刚刚说不住秦家的人,突然改口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出国读大学的好处
本月热门美国高中
文章附图

晨曦基督教学院由Robert D. Lindsted 博士于1983年创建,是堪萨斯州最著名的教会学校之一,也是威...

文章附图

伍德斯塔克学院建于1801年至今已有超过210年的历史,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高中之一。学校位于美国富人州康涅狄格州东...

文章附图

蓝带学校堪萨斯州排名前三顶级富人区学校简介独立学院建于1980年,是堪萨斯州3所蓝带学校的其中一所,也是威奇托及其...

文章附图

阿莱玛尼主教高中建于1956年,是洛杉矶郡的一所超级热门校,仅9~12年级就达1500余人,是一般学校的2-3倍...

文章附图

雷克瑞奇学院建于1963年,是克利夫兰西部最好的独立贵族学校。该校无论从硬件、资源、学术、艺术各方面看都绝对是美...

文章附图

西西纳纨念高中建于1953年,是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一所炙手可热的大学预备校。该校的教学宗旨是“以学生为本”,非常...

快速定制服务

快速定制服务

UESS电话:(周一至周五 9:40-18:40)
010-5351878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西区12号楼604室

E-Mail : vivian.yang@uess.cn kinnie.liu@uess.cn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UESS美联高中)是一家专注低龄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作为美国高中留学的先行者之一,致力于为国内广大低龄留学生提供美国私立高中,美国高中留学,美国高中寄宿家庭等服务,想要了解美国高中留学费用,美国高中留学条件等问题,请关注UESS美联高中留学,此外,还为高中留学美国的中学生及家长提供包括美国高中排名等一系列专业的教育管理美国高中留学新闻资讯与服务。
微信关注UESS美高留学
了解更多美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