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本站客服,或致电UESS-010-53518789,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UESS在美地区专属管理员可以直接对接学生、家长、机构,学生住家,学校以及UESS各办事机构。学生在美期间有任何问题,包括紧急情况,学校都可以24小时联系管理员处理解决。同时,UESS在美管理员都有多年多年在美生活经历,对当地情况都非常了解,可以妥帖恰当的紧急情况发生时代学生家长来招呼孩子。

美国高中几点上学:从北外到耶鲁,在家庭教育这件事上,家长榜样的力量永远比严厉管教更有用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2-24 14:03作者:admin来源:美联高中留学网址:www.uess.cn

  文/微笑小姐S。

  “我北外退学前往美国有‘南方哈佛’之称的莱斯大学,毕业后申请MBA,与耶鲁结缘。作为一个孩子,一个学生,我一路成长,一路反思。

  我的父母很伟大,也很平凡,他们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想提供给子女最好的东西,他们也是最普通的人,也会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这里和大家聊一聊几点我父母对我影响较深的地方。 ”

  家长榜样的力量比管教更有用

  从小我就是个被“流放”的孩子。父母工作很忙,很少有时间陪我。

  上幼儿园时,放学后老师要陪我等一两个小时才能等到有人来接我。从小学开始我就自己上下学了。下大雨时同学们都有家人来接,只有我总是一个人淋雨回家。

  就算生病,父母也不允许我请假。一方面是对我严格要求,另一方面是确实没人能在家照顾我。

  第一次请假是在上小学时,出了水痘怕传染给别人。老师要求我回家休息,我竟然因为不能上学而委屈的哭了出来,因为之前的意识里从来没有“缺课”这个概念。

  后来到了初中高中,父母对我的“流放”更是变本加厉,常常晚上10点以后才回家。我基本没吃过几顿妈妈做的饭,晚饭全靠外卖和食堂解决。等他们回家时,我常常已经睡着了。

  出国那年,父母抱着我在机场大哭,说觉得很对不起我,一直没有时间照顾我。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他们,反而很享受被“放养”的状态。

  我的妈妈从小对我要求很严格,自从她没时间管我以后,我简直像重获了自由。放学后,可以和小伙伴们站在学校门口聊天一小时再回家。回家后,再和同学煲煲电话粥,写写作业,看看自己喜欢的课外书。

  虽然他们没时间管我,我也能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

  而就算他们来管我,又能给我什么帮助呢?既辅导不了课,又打乱我自己的计划。一个孩子不想学习时,家长勉强的太多反而会让他厌烦学习,没有人是喜欢一直被别人管教和批评的。

  我的表弟日子就过的比我“苦”多了。他的父母不像我父母这么忙,一门心思全在他的学习上。他的周末和假期全部被课外辅导班占满了。他在房间里写作业,家长就坐在外面看着。聊天时一言不合就变成了他不好好学习的批斗大会。

  当然他并没有因为这些管教成绩就神奇转好,反而逆反心理越来越严重。“玩”在他心里变成了一件特别渴望的事情,他恨不得抓紧一切机会偷偷摸摸的多玩一会儿。父母在房间外以为他在学习,其实他都在发呆或者看课外书。他当然也很难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反而和他们的矛盾越来越大。

  孩子的模仿能力是非常强的,父母的言传身教无时无刻都在影响着孩子。家长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又凭什么去要求孩子呢?

  回头看,我的父母虽然没有太管我,但是潜移默化中对我的影响很大。

  直到我上大学,我们家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家里电视很少有人开。从小我在家里看到大多数都是他们工作和看书的状态。他们也很少自己在外面玩,晚归的原因都是因为工作。

  更重要的是,他们把我的教育当作家里的头等大事。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在哪儿上学,我们家就搬到哪儿。他们总想给我最好的教育,把我送进最好的学校,找最好的老师。

  说起来好笑,我老妈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带过我的每一个班主任,都能跟她成为 best friends,比跟我还要熟。

  小时候我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是他们省吃俭用,花高价给我报纯外教的英语班,每周风雨无阻带我去老师家上小提琴课。

  从小他们不允许我买太多漂亮衣服和玩具,所以一直到大学我穿衣服还特别土。记忆里,唯一有求必应的东西是书。我常常在图书大厦一坐就是一天,然后带着一大兜书满载而归。

  印象最深的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家用电脑还不普及,他们为了让我学好计算机,更是用几个月的工资给家里买了台电脑,安上了拨号上网。

  因此,我从小对教育就有一种敬畏感。他们的重视程度让我觉得,教育也是我学生时代的头等大事。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母亲的榜样力量更是重要。我的母亲是一个working mom, 她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从小耳濡目染,我觉得自己对于责任心的概念都是从她那里学来的。

  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让我觉得女孩不如男孩。她从来没有告诉我“学得好不如嫁得好”或者“女生数理化不如男生学得好”。从小在我的心里,一个理想女性的形象就应该是独立的。

  这种榜样的力量不只是在学习工作里,更是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记得上小学时有一次,母亲带我去买书,出了店门才发现店员多找钱了。这种情况可能很多人都选择直接走了,但是母亲坚持要把钱退回去。这件事情给我的印象很深,也从小就树立起了我的诚信和道德意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小时候在我的卧室里,摆着一个白色的大书柜,里面放着上百本书。一个人在家里无聊的时光,就是靠这个打发时间的。

  也许是因为每天看着这堆书耳濡目染,从小我就很喜欢书。

  在字还认不全的时候,我喜欢拿着图画书玩一个游戏,假装自己是老师批改作业,碰到不认识的字就圈出来,查字典把读音注在旁边。

  后来认的字多了,更是手不离书。坐车时,睡觉前,甚至走在路上都喜欢捧着一本书读。

  如果出去旅行,我也一定要带几本书在身边。

  前面提到,我的父母在书上总是满足我最大的要求,每隔几周就会带起去图书大厦采购一番。

  他们相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和旅行是开拓眼界最好的方式,在上大学离家前就带我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新疆、青海、云南、贵州、甘肃、湖南、四川、安徽……

  培养自主意识,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我是一个崇尚“自己做选择,然后为选择负责”的人。而这种理念的来源,是因为我的父母从小就给了我很多自主选择的权利。只要是关于我的事情,都让我自己做决定。

  家长觉得自己的人生经验更丰富,当然都希望能帮孩子做出最好的选择。

  是我的父母比其他家长更能放的开手吗?其实也不见得是这样。

  在我妈妈的计划里,她已经帮我把人生的每一步都设计好了,在哪儿上学,做什么工作,在哪个城市定居,甚至是几岁结婚她都有计划,只是谁知道我把“自我选择”贯穿的这么彻底,每一步都没有按照她的计划走。

  也许这种民主只是一种假象,但是这种意识的培养却对我的影响很大,为我树立起了一种“自己为自己人生负责”的态度。

  虽然在我做过的决定里,结果有好有坏,但是我从不后悔,因为这些都是自己选择的,不是别人勉强的。

  这也让我从小就很有自己的想法,甚至是有些叛逆和倔强的。对我来说, “why” 比 “what” 更重要,做事之前我会把原因想的清清楚楚。如果没有让我信服的理由,就算是我的父母也很难勉强我做任何事。

  也只有想明白原因了,做事才有充分的动力。

  上小学时是我父母管我最严的时候,但当时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甚至对学习的逆反心理很严重。暑假时他们把我关在家里,让我每天背五个成语,五个俗语,一首诗词。但我总能找到办法偷懒,当时背的东西现在也不记得多少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我当时根本就不理解为什么要背那些东西。初中后开始知道好好学习,是因为我终于意识到了学习的目的是什么。

  第一年在耶鲁的学习结束后,我和当初面试我的面官,也是现在耶鲁管理学院的代理院长 Anjani Jain 有了一次长聊。

  Jain 作为我的面官,对我的资料背景一清二楚,他对我说:

  “You have remarkable resilience and courage. Those are rare among people. Some people say human characters are born, but I think they are built among choices."

  (你的韧性和勇气非同一般,这在人群中很少见。有人说人的性格是天生的,但我更觉得性格是在选择中铸成的)

  Jain的话让我思考了很久。回头想想确实是这样,如果当初我没有自己做出从理科转到文科的选择,我就不会知道自己是有独立做选择并对选择负责的能力,也就不会有后面走出的每一步了,我的人生也许就和现在不一样了。

  也许我本不是一个天生拥有 resilience 和 courage 的人,而是在一次次的选择中,铸就了这样的品质。

  而这样历练的过程,别人没办法给你,只能是自己去思考,去体会,去承受。

  所以,每一次选择,无论成功与否,在选择和反思的过程中,都是一次更加了解自己的机会。

  培养独立的能力

  前面讲到,我的父母很少有时间管我,这就要求我在生活上很独立。

  而他们也在有意识的培养这个意识,告诉我真正能永远依靠的,只有自己。

  他们甚至不止一次“威胁“我说,在升学上工作上不会给我任何帮助,工作后也不会给我任何经济支援,一切都要靠我自己。

  而这就是我努力的最大动力,不努力以后没办法照顾自己。

  这也许和有些家长的理念不同:女孩子只要乖乖的,以后找个好老公照顾自己就行。

  但是我很感激我的父母从小就教会我独立。

  很火的电视剧《欢乐颂2》里,安迪评价樊胜美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

  樊胜美一直都在想要嫁一个好男人,来改变自己窘迫的家庭背景带来的压力。然而从20岁到30岁,他既没有找到那个可以改变她贫寒出身的男人,事业上也没有太大大起色。

  后来终于遇到了小学同学王柏川,于是把自己所有的生活希望都寄托在他的男朋友身上:在上海买房,承担娘家的经济压力。虽然她的男朋友已经看起来比一般人要努力很多,她还是觉得不够,不停施加压力,连朋友都看不下去。

  而很多时候她又是很可怜的,靠自己,看起来很累,其实活得最轻松。

  鼓励比批评更有用

  我成长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我的母亲相信“严师出高徒”,对我非常严格,很少表扬我。

  如果考试考了第二,她会问我第一是谁。我在学校主持活动,她说耽误学习。有人夸我漂亮,她会说他们说的不是真的。也许她的内心是骄傲的,但是我很少在她的脸上看到骄傲的神情。她怕我翘尾巴,总是马上提醒我还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如果我和别人发生矛盾,她从不护着我,一定只批评我一个人。

  我中学时的老师也是,以为我这样的好学生一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生怕我骄傲,时不时就把我叫去训话,很少表扬我。

  很多人可能会想,就是这样的严格教育才让你成为了一个优秀的人啊。

  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它也让我成为了一个 self-doubt (自我怀疑) 和self-criticism (自我批评)特别严重的人。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获得了成就我会比其他人的喜悦感更小;别人的夸奖我会觉得不是事实;犯了错我会比一般人更加责怪自己;如果和别人发生矛盾,就算不是我的错,我也会不自觉的责怪自己。

  也许如果我待在自己的舒服区里,就不会感受到这么强烈的自我谴责。但同时,我又会不断推动自己去做一些舒适区以外的事情,遇到挫折要求自己马上重新出发,同时又不断感受这种自我批评的痛苦。

  而这种自我怀疑和自我批评,需要我在成年后花很大的力气才能纠正过来。

  记得小学时计算机比赛,我拿了第一名。在同学和老师的欢呼声中走上台,老师开心的为我鼓掌,“来欢呼庆祝一下。”而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我都做不出来。

  后来我来美国上大学,需要独自面对更多挫折,这种对自己过于苛刻的问题更是被无限放大,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有self-criticism的问题。还好美国的大学非常重视学生心理,学生遇到任何烦恼,小到学习压力,大到面对亲人的离世,都有非常专业的therapist来帮助。

  这是我非常感谢美国教育的一个地方,它鼓励学生去深刻了解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我的自我意识和自我刨析能力越来越强。其实国内也有很多学生有着各种各样心理上的问题,但是却鲜有人重视,甚至是当事人自己都意识不到。而主动提出问题的人,或者被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或者很难有充分的资源去帮助它。

  我的治疗师给了我很大的肯定和赞扬,她教会了我如何对自己好一点和很多提高自我同情的方法。

  但是这种“自我苛责”的态度还是像住在身体里的一个小怪兽一样,时不时的就出来烦扰一下。

  很多人以为,我拿到耶鲁的通知书时应该是欣喜若狂,但其实那段时间我是在痛苦中度过了,花了两个月才有所好转。为什么呢?说出来你们可能会觉得我矫情,但这是很真实的自我斗争,因为我被哈佛拒了。

  哈佛MBA的2+2项目非常难进,每年只录取极个别的中国学生,很多还都是哈佛和耶鲁的本科。而一旦拿到面试,有50%几率拿到最终offer。当时在我的身边,甚至不认识任何拿到过面试的人。

  当我拿到面试时,感受最强烈的不是开心,而是自我怀疑。我觉得一定是自己踩到狗屎运了才拿到这个面试,其实自己根本就不配进哈佛。身边那么多优秀的人都没有拿到面试,凭什么我拿到了?一定是招生官看走眼了。

  直到面试的前一天,我都无法说服自己是凭借实力拿到了面试。

  这种怀疑导致我在面试的时候非常紧张,大脑一片空白,面试的就像车祸现场,非常糟糕。

  走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于是心里更加责怪自己:“为什么这种一半的几率都能被我错过?我就是这种努力很久然后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人。也许就是注定了我永远做不到最好"。

  我每天都被这样的想法折磨着,直到两个多月后才有所好转。

  在耶鲁的这一年里,我变得对自己越来越宽容。也许是因为短期内我受了很多挫折,学会了不得不对自己好一点。也许是因为领导力课程上,我们做了很多自我同情的练习。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朋友们给了我很多肯定和鼓励。

  很多人以为上了名校学生应该都自我感觉良好。但其实,在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有自我批评的问题,而几乎全部出自批评多,表扬少的家庭。

  我们无一不觉得,有很多中国传统的教育观念是很害人的。祖宗们所崇尚的那些批评为主严格的家庭教育,反而可能给孩子带来很大的伤害,甚至疏远亲子关系。

  鼓励的力量其实比批评更大,就像给孩子形成了一个自我肯定的良性心理循环,成年后他也会成为一个更容易满足,更不容易焦虑的人。

  我们常说对他人的同理心(sympathy)的重要性,自我同情却被提及的不够多。了解自我,管理好自己的内心才是真正应该做的。

  本文来源:微笑小姐S,公号ID:gh_16bbec565eda。

  ps:问对教育,致力于为学校服务。

  主要业务有:学校文化设计(包含MIS、VIS、BIS、EIS四套系统)、教师培训(可小班定制)、校长培训(可小班定制)、校本课程研发、教育类文创产品、教育活动策划等,有需求请来电咨询:18980032123(许老师) 18682638064(唐老师)

  问对教育学校文化设计案例:

  在石家庄,有一所公立小学,从不谈变革,但变革正在发生……

  成都,有所公立小学,为你,千千万万遍……

  百年晋小,始终走在朝阳的那一面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问对微店。


美国高中几点上学 美国高中几点上学
本月热门美国高中
文章附图

晨曦基督教学院由Robert D. Lindsted 博士于1983年创建,是堪萨斯州最著名的教会学校之一,也是威...

文章附图

伍德斯塔克学院建于1801年至今已有超过210年的历史,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高中之一。学校位于美国富人州康涅狄格州东...

文章附图

蓝带学校堪萨斯州排名前三顶级富人区学校简介独立学院建于1980年,是堪萨斯州3所蓝带学校的其中一所,也是威奇托及其...

文章附图

阿莱玛尼主教高中建于1956年,是洛杉矶郡的一所超级热门校,仅9~12年级就达1500余人,是一般学校的2-3倍...

文章附图

雷克瑞奇学院建于1963年,是克利夫兰西部最好的独立贵族学校。该校无论从硬件、资源、学术、艺术各方面看都绝对是美...

文章附图

西西纳纨念高中建于1953年,是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一所炙手可热的大学预备校。该校的教学宗旨是“以学生为本”,非常...

快速定制服务

快速定制服务

UESS电话:(周一至周五 9:40-18:40)
010-5351878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建外SOHO西区12号楼604室

E-Mail : vivian.yang@uess.cn kinnie.liu@uess.cn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UESS美联高中)是一家专注低龄留学生教育服务机构,作为美国高中留学的先行者之一,致力于为国内广大低龄留学生提供美国私立高中,美国高中留学,美国高中寄宿家庭等服务,想要了解美国高中留学费用,美国高中留学条件等问题,请关注UESS美联高中留学,此外,还为高中留学美国的中学生及家长提供包括美国高中排名等一系列专业的教育管理美国高中留学新闻资讯与服务。
微信关注UESS美高留学
了解更多美高信息